Gedong

杂食动物

CP洁癖严重!
CP洁癖严重!
CP洁癖严重!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第九题 骨灰盒

我一年前的作品果然不够看2333水平和现在完全不能比,也是很无奈了。

陆散炒饼大队:

 陆散炒饼群联文三十题之九 骨灰盒

答题人:暗戳戳

——☆——


  陆之遥与肖尧相遇的媒介是骨灰盒。

  彼时家中有人病逝,妈妈牵着尚还年幼的陆之遥在一家专门定做骨灰盒的店里,和老板商量着骨灰盒的制作事宜。

  待办的丧事并没有影响到陆之遥什么,他仍然是一个孩童,在自己好奇的事物面前会去掀一掀那个盒盖,然后盖回去,把目光投注到下一个骨灰盒。

  直到他看到一个白瓷的骨灰盒,他只觉得这个盒子怎么那么好看,通身白白的,一些棱角上还有金边的装饰。

  “妈妈!”陆之遥指着这个盒子对妈妈说,“我想要这个。”

  妈妈愣了下:“的确是好看,老师傅,要不就做成那样子吧?”

  师傅点了点头,在笔记本上添了几笔。

  可陆之遥却不高兴,跑到妈妈身边抗议:“我是说,我想要这个做我房间的装饰!”

  妈妈的脸色唰一下变得苍白,她无措地用手捂住陆之遥的嘴:“哎这孩子……”

  “无妨,”老师傅却笑了下,转而对着后面的门喊,“肖尧,过来一下。”

  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趿拉着拖鞋吧嗒吧嗒跑过来,长长的纯色T恤下面两条白晃晃的竹竿一样的腿:“爷爷,有什么事吗?”

  老师傅蹲下身,摸了摸那个小男孩的头:“你看,你给那个小哥哥做个白瓷盒子当他房间装饰好不好?就照架子上摆的那个白瓷盒的花纹来做。”

  “好啊,”男孩转头看向陆之遥,笑盈盈地,“你跟我来吧,我做的肯定比那个好看。”

  陆之遥看了眼妈妈,得到允许后才咧开嘴追上那个瘦弱的小身板,并开始期待在那双手下能开出怎样漂亮的花来。

  这是他们的相遇,从骨灰盒开始。

 

 

 

  陆之遥第二次遇到肖尧,是在一个葬礼。

  他看到那个白净的男孩沉默地走在队伍的最前端,手里稳稳地端着黑白的人像,偶然目光相接时,惊觉灰蒙蒙的眼中再无昔日初次相遇时的光彩。

  身边的妈妈轻叹了一声,抓紧了陆之遥的手,在队伍的末端跟了上去,茫茫的人群再也看不见小小少年。

  哭声凄凄,丧曲响彻天际,惊起数只麻雀。

 

  丧礼结束后是将近半条南焦巷的宴席,觥筹交错,亡者被抛之脑后。陆之遥手里拿着放了饭菜的青瓷碗,跑到祠堂,果然看见肖尧正跪在垫子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陆之遥轻手轻脚地跨过门槛,正想开口说话,却听见肖尧发出一声呜咽,然后呜咽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哭泣,陆之遥甚至都能听见眼泪坠在地上的声音。

  但他只能无措地站在肖尧的身后,看那瘦弱的肩膀不住地颤动。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又能说什么呢。

  相依为命的亲人去世,从此以后孑然一身,没有人可以依靠。就算亲戚收养,也毕竟是别家的孩子,绝不可能待亲生孩子一样视如己出。

  在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往伤口撒盐,所以还不如不说,发泄一番心里或许还会好受些。

  等肖尧手抹着眼泪,哭声渐止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转暗,陆之遥手里的碗拿着也失了温度。

  肖尧撇撇嘴:“你是谁,你怎么在这?”

  “你不哭了吧?”陆之遥却避而不答,“肚子饿不饿?你晚饭都没吃。”

  经他提醒,肖尧才感觉自己肚子空得难受,见他手里拿着碗,直接抢过来扒着饭开始吃。

  “哎!这菜都凉了你还吃!”陆之遥懊恼着,“我应该给你热一下的。”

  “没事……”肖尧咽下食物,“有的吃就行。”

  陆之遥抿嘴笑了下,索性直接坐在旁边看着他吃。

 

  饭饱之后,肖尧打了个嗝把碗筷放在地上,眼前又出现了一张纸巾:“把嘴擦一下吧。”

  他抬头看着陆之遥,只觉得这人看着有点熟悉。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看你有点眼熟。”

  “我叫陆之遥,以前你给我做过一个白瓷盒子的,忘了?”

  “哦……”肖尧想起来,再看看陆之遥,憋出一句话,“你是不是胖了?”

  “你才胖了!什么玩意儿……”陆之遥拿起碗一下站起来,“我这是strong,懂不懂?strong!哈看你就知道你不懂什么意思……”

  “我知道,强壮的意思嘛,”肖尧笑了下,“嘛啊,当我不上学的吗?”

  陆之遥愣了下。

  “你笑了啊。”

  肖尧怔住,下意识看向牌位。

  陆之遥蹲下,假装大人一样的摸摸肖尧的头:“你笑了多好看啊,多笑笑,你爷爷在天上看到也会很开心的。”

  “……”

  “嗯。”

  那个笑容,就像清晨的第一滴露水,清冽而甘甜。

 

 

 

  在两个人都已经工作的时候,陆之遥向父母出柜了。

  父母的眼泪砸在手背上多疼啊,肖尧手在涂了红药水的膝盖上来回揉搓着说,你膝盖也肿了,干嘛啊这是,怎么就不先跟我商量商量?下次要再这样你就跟乐乐玩去吧。

  陆之遥讨好般亲了亲肖尧。

  他想起幼时肖尧一人跪在垫子上的情景,那时候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给他一碗饭菜,只能递给他一张纸巾,只能在言语上苍白地逗他笑。

  除此之外,连个拥抱都不可以。

  那么现在,即使不是同一个性质,我也要受你受过的伤,感受你的感受。如果能离那时候的你更近一点,如果能让你过得更开心一点,如果能为我们的未来做更多一点,我就会像你做给我白瓷盒子时候一样开心与满足。

 

 

 

  后来两个人都老了,回了南焦巷继续住着,过上悠闲的老年生活。

 

  “爷爷,我和陆之遥都回来了,不走了。我和他会隔段时间就过来说说话的。您在那边肯定过得很好吧,不要忘记保佑我们啊。最近小唯工作忙得很,不过总还是会记得我们,时不时就过来看几眼。每次来,陆之遥那傻蛋就开心得厉害,老说让小唯和他打几盘游戏,可就我知道,他是想玩游戏了。”

 

  “爷爷,前几天肖尧摔着了,去医院的时候也顺便做了个全身检查,身体健康着,您不用担心,就是让小唯大老远从国外赶回来,肖尧挺介意的。还有,这次小唯来,还带了个透明的保护箱过来,说是可以把我和肖尧的定情信物放里面。肖尧跟您说过吗,就我小时候来您这,肖尧给我做的那个白瓷盒子,小唯说可以把那个当定情信物。肖尧推辞说不需要,我知道他这是不好意思了。”

 

  “爷爷,今天是您的祭日。我和陆之遥来看您。如果您还在就好了。”

 

  “爷爷,肖尧生病了,私人医生说这是老人身体机能退化的情况反映,是正常的,接下来只要吃点清淡的就可以了。我也知道,之后总有一天我也会这样。老人,不都这样的吗。小唯说,要把我们接到她工作的城市去,她现在孩子都生了两个,让孩子陪陪我们也好,自己也能时刻照顾我们。我是觉得挺好,肖尧现在有病在身,有个好的照顾也挺好的。肖尧本来不同意,但还是被小唯给磨同意了。我们明天就走了,希望您保佑我们。”

 

  “爷爷,肖尧走了,走之前还说骨灰要放在白瓷的有金边装饰的盒子里。我现在身体也不行了,我就想着,我的骨灰盒也要白瓷的,也要有金边装饰的,就跟小时候肖尧给我做的一样。另外,我把肖尧的牌位列在这了,您和肖尧可终于碰面了。”

 

  “太爷爷,我是小唯。爸爸走了,以后我就过来和您说说话了。”

 

  陆唯手里端着陆之遥的骨灰盒,郑重地放进墓里,然后退开一步,工人上前。

  一旁的丈夫给了她一个拥抱。

 

 

  嘿傻蛋,我跟你来了。

 

 


END

——☆——

我觉得戳戳这个人太神了,本来看到题目以为肯定是刀了……

天呐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为戳戳打call!

评论
热度(16)
  1. Gedong陆散炒饼大队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一年前的作品果然不够看2333水平和现在完全不能比,也是很无奈了。

© Ged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