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1

非平行世界,未来科技向,但实际上也没多少科技的东西。

非亲兄弟亮宇和双科学家VZ的故事,不会很短,目测又臭又长。

这次是第一次更新,总是无聊点的,希望会有人能耐心地慢慢看下去w

电梯


Let's go?


  引

  这是22世纪,科技高速发展,几乎每一个家庭的生活都实现了高智能化,新能源的使用也覆盖了人们的留下过痕迹的每一处角落。人们安居乐业,旧时还需大量人力的工作岗位也都被机器人替代,例如曾经需人们冒险去做的高空作业,也有了专门的机器人处理。

  而面向新时代的人们的,除了大大小小的管理者、法律工作者、执政者行政者与军人等特殊职业外,更多的是对人们的创新力动手能力有一定要求的工作岗位,比如专门负责革新机器人的技术人员等。

  22世纪的人们追求快节奏,不可否认的是,在经由了长久历史沉淀才有了如今高速发展的社会,人们出于种种目的都想要再快点,最好快过时间,从而窥探未来或是回到过去。


  为了研制出能实现时间穿越的的机器,华国的精英科技人员组成了一个科研小组,日复一日地沉浸到研究当中,终于在22世纪中叶的某一天,宣布机器成功研发了出来。

  但这只是第一步,毕竟制造出来的机器现今还未投入使用,一切都还只存在于理论基础上,到底使用过后能否成功穿越,对使用者的身体心理会产生什么影响,他们也还不确定。因此,在发布的该消息最后,还添加了一条内容:有意愿参与实验的人请发送邮件到ykzuogerenba@gmail.com,邮件中需附赠您的全身体检报告,兹事体大,务必请各位慎重考虑。

  发布消息后,科研小组根据收到的信息筛选了五个人出来,在三天后将有专门的人员送他们到实验室。


  1

  经由前一天组内讨论,负责接洽五个人的活交到了王子奇身上。

  王子奇一直是组内所有人公认的好相处的人,待人温柔体贴,做事也十分细心周到,在一堆不会说话性格又古怪的科技宅男中,是难得有些人情味的科研人员。派他来与实验对象交流沟通,再好不过了。

  那五个志愿者在实验室门打开后鱼贯而入,王子奇点着微脑的虚拟界面,那里显示着五个人的基本资料,他开始点名。

  “于中?”

  “到。”

  “许宸志。”

  “这儿呢~小帅哥以后叫我小P就好啦~”

  “……李建諠。”

  “在。”

  “胡浩亮。”

  “嗯。”

  “赵鹏程。”

  “到。”

  “好,”王子奇关闭端脑,目光一一扫过形态各异的五个人,“我是负责接应你们的王子奇,你们以后直接叫我的英文名字Zaki。”

  其中一个画了眼线的男人——实际上王子奇一开始还没敢认这是男性,他冲王子奇抛了个媚眼:“Zaki帅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实验啊~”

  王子奇着实被雷了一下,但他表面上仍脸色不变道:“为了让诸位能以最佳状态进入实验,我们会给诸位一天时间进行身体上的调整。这一天时间就需要诸位委屈一下,住在我们的员工宿舍。接下来我会带领诸位去往宿舍,请随我来。”

  那个男人撇了撇嘴,捂着嘴“小声”地冲他后面的李健諠抱怨:“左一个诸位右一个诸位的,真没意思。”

  李健諠看起来是一个极为腼腆的男生,他注意到许宸志的“小声”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声,又不敢提醒许宸志说,只好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下,很小心。

  王子奇不知道这样一个男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大勇气让他来做这个实验的“小白鼠”,就像他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一样,他也没兴趣去了解。


  “许宸志和胡浩亮,李建諠程鹏程,于中……”苏惠停下了手,抬眼看王子奇,“跟你住?”

  “才一天么,怎么了,实在没有空出来的房间了,就我房间还空出来一个床铺,不睡我这还能睡哪?”

  苏惠欲言又止,显然有所顾虑。

  “淡淡啊,”王子奇叹了口气,手还在随意摆弄苏惠桌上的小摆件,“我那不空着也挺好的。”

  苏惠小名就叫淡淡,她也让研究小组的人都叫她淡淡或是淡姐。可她最怕王子奇用这种语气叫她小名,即使知道自己又被这个人糊弄了过去,还是徒劳地附和:“是挺好的。”

  王子奇嗯了一声,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淡淡,那个叫胡浩亮的,你记得吧?”

  “呃,记得,怎么了?”

  “你不觉得他真人和资料显示的有点不一样吗?”王子奇皱了皱眉,“感觉……要比照片显胖了点。”

  苏惠一下笑出了声。“你还不许人胖啊,说不定他照片还是几个月前拍的呢。”苏惠眯着眼回忆,“我记得就是挺可爱的一小年轻,年轻人么,多吃点也难免的。你也别想太多了啊。”

  王子奇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但心头不知怎么还是蒙上了层阴霾,直觉告诉他这次实验不会那么顺利。


  隔天,王子奇把那五个人都带到了存放‘胶囊’的地方,其他人一一帮助五个人进入‘胶囊’并固定好。

  王子奇帮的是叫胡浩亮的那个年轻人。他合上舱门,隔着透视窗看到了胡浩亮的眼睛,这时他才发现这双眼睛意外地好看,如果眯起来笑,应该是像棉花糖一样甜的。只可惜现在那眼睛里沉郁着,看不清情绪。

  “各位,”王子奇回过神来,每一个‘胶囊’的舱内都设有小小的收音器,所以“胶囊”里的人也能听到他在说话,“我想你们都清楚这次实验代表着什么,成功了就是和我们一起共享成果,你们将会是时空穿越的第一批人,国家、人民,都会视你们为英雄。可是如果失败了,,你们也有可能永远回不来。各位,你们一定要记住,不管你们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一定要记得,在真实的现实中,还有很多人牵挂着你们,你们爱的人,爱你们的人,他们都希望你们回来。所以,你们一定,不要辜负了他们对你们的期盼。只要你们回来了,我们会倾尽最好的医疗人员,努力还给你们牵挂的人一个完完整整的你。”

  名为安静的气氛在实验室内流动,所有的科技人员都围着一并排开的‘胶囊’站着。

  “现在,我倒数10秒。倒数完毕后,淡淡,你按启动。”

  苏惠点点头,她看到王子奇的神情与其他人一样,肃穆着,肩背挺直,似乎一卸了力就会瘫软在地。

  如果这个时候……

  她想着。

  如果那个人也在这里就好了,他会当王子奇最有力的后背。


  “1号‘胶囊’运行正常。”

  “2号‘胶囊’运行正常。”

  “3号‘胶囊’运行正常。”

  “4号‘胶囊’运行正常。”

  “5号‘胶囊’运行正常。”

  “主系统运作正常。”

  实验室方才紧绷的氛围这才稍稍放缓了些许,几个人开始小声交谈。

  “好,”苏惠点头,她松开一直紧握的拳头,手里浸满了汗,“子奇,你ok吗?”

  王子奇蓦地惊醒一般,猛一回头:“我没事……淡淡你……”

  “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你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的,我又不是第一次弄这些东西。”王子奇轻笑,长呼出一口气,“淡淡,我想了很久,我决定了。”

  “什么?”

  “如果这个实验成功了,我就回家。”王子奇歪了歪头,“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其实可喜欢看以前的街舞了。我感觉那些跳舞的人真的好自由,就跟鸟一样。”

  苏惠也笑了:“有个人……嗯,跟我说过,你最喜欢跳街舞,以前在学校嫌学得无聊了,就去学校舞房跳一跳。你是不是最喜欢跳那个……hiphop,对不?”

  “是啊,杨文昊也喜欢跳,”王子奇注意到苏惠投注过来的眼神,“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也没有这么脆弱,连他的名字都不能提了。”

  “那你……回家,是回哪个家?”

  王子奇缓缓道:“我还有哪个另外的家……不就是那个……”

  实验室里轻松的氛围被突来的刺耳警铃打破,苏惠站的位置高,清晰看到最远处的‘胶囊’整个舱内都闪着红光。

  “淡姐!”一个人把信息传给苏惠,“1号‘胶囊’出问题了!里……里面的人……”

  “他怎么了!”

  那个人就像是突然失了声,憋红了脸。

  “回不来了,”王子奇说,“对吗?”

  骤然寂静的实验室就是给他最好的回答。

  王子奇走到那个1号‘胶囊’前,因为实验目标的生命体征消失,舱门自动打开,他看到里面的人紧闭着眼,嘴角却扬起了些许弧度。

  他在笑。

  王子奇记忆极好,他是于中。昨晚上,其他四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认床和其他原因而辗转难眠,于中却睡得很快,而且极熟。只是于中看上去就是那种拿国家俸禄的公务员,他也的确是。他的眉间积起的沟壑,王子奇怎么抚、按压,都化不开。

  他放下了手:“把他抬下来,放好。吉祥,你检查一下‘胶囊’。”

  很快来了几个医护人员将于中抬了下来,放在一边的担架上,带着担架走了。

  名为吉祥的科研人员还是一个长着十六七岁样貌的少年,他是主要负责1号‘胶囊’的这下独独1号‘胶囊’出了问题,更是紧张得不行,‘胶囊’的内舱刚被空出来就冲了过去,检查‘胶囊’的各个环节,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个遍。

  他的动作很快,不消五分钟就走到王子奇身前:“机器没有问题,各项数据也都是正常的。”

  “其他的‘胶囊’呢,都是正常的吗?”

  “运行正常,数据都没有太大的波动。”苏惠站到了王子奇的身边。

  “那就是人的问题了,他选择了不回来。”王子奇低声道,他对上苏惠的视线,“淡淡,为什么呢?”

  苏惠却说不出什么话了。


  因为这个实验室的性质特殊,为了防止有恶意事件的发生,实验室内大部分的工作都是要人亲力亲为的,所以机器人在这个实验室中是不存在的。而实验开始的当天晚上恰好是轮到王子奇值班。他关闭了实验室内大部分的照明装置,只在放置了5个‘胶囊’的地方留了个灯。

  正常运作下的‘胶囊’幽幽发出莹蓝色的光,每个人在光芒中都闭着眼,显出安详的睡颜。

  他们,都看到了怎样的未来,又或是回到了怎样的过去?

  夜还很漫长,王子奇索性点开端脑,调取了每个人的资料。这份资料要比志愿者们自己提交上来的详细得多。

  2号‘胶囊’里的是许宸志,王子奇对这个人印象极深,他始终忘不了这个男人大胆夸张的妆容和走路时可称为风骚的姿态。他点开许宸志的个人经历一栏,长长的一串列下来,全是这个男人为社会不公发声的行为,可以称为22世纪的“简木生”。而在他的职业一栏,写着爵士舞老师。

  哦,难怪。

  王子奇走到3号‘胶囊’前,调取了赵鹏程的资料。他的个人经历倒是实实在在彰显了他的个人性格,虽有能力,但是EQ低了点。不算坏,只是有时的确直率到让人忍不住不去踩他。

  4号‘胶囊’是胡浩亮,王子奇查看他的个人经历时,才发现他之前的生活中总有另一个人名为韩宇的少年出现,韩宇只小胡浩亮3岁,两人以兄弟相称,相互扶持了十五年。性格虽大不相同,但长相却越来越像……

  王子奇翻回到刚才韩宇的照片的界面,单独拿出来放在胡浩亮照片旁边比对。

  是挺像的。

  最后是5号‘胶囊’,这位叫李建諠的男人的人生却比其他三人要心酸得多,自幼便出来谋生赚钱,一边供养家中父母,一边供自己上学,后来有老板资助他上了大学,学费免了,还多了好几个保姆型的机器人帮他照看家中父母。只是不知为何,李建諠仍然做着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攒着钱,攒到了一定数目就捐给基金会,自己却什么都不剩下。

  王子奇抬头看透视窗里李建諠的脸,突然出了神。

  他只是想到,这五个人中,有生活无忧的,也有生活枯燥而乏味的,如今却一起来到了这里,赌上自己可能会畅通无阻风光无限的下半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只要试验成功,他们就都是英雄。失败了,就什么都不是。

  他想到了杨文昊。杨文昊曾经说过,说就算这个时代下有多少阴暗面,但总是面向阳光的居多。他喜欢阴暗面与向阳面之间复杂的人情冷暖,因为有人情味。而这个人情味是再怎么智能化也无法替代的。

  所以他爱这个世界,爱这个时代,爱这个时代下的人。

  所以他离开了,在与王子奇争吵过后,将还未梳理清楚的情感一并带走。

  

  突地一声嘀响,王子奇回过神来。

  这声响从正对面的5号‘胶囊’传来,他低头看了眼机器的数据,一切正常,正奇怪着,却发现有双眼睛正隔着透视窗看着自己。

  李建諠,醒了。


TBC

==============================



评论(7)
热度(71)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