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2

前文:1.1

虽然这次没有vz的戏份,但还是打上vz的tag了,不妥的话请告知,我会删除的。

关于第四维,考据党勿究,经不起推敲的求放过qwq

电梯


Let's go?


  2

  为了能让科研小组全身心投入到时空机器的研发当中,华国提供了大量的各个方面的支持。实验室的选址在国家较为偏僻的西北部,但很大,而且周围有特种部队驻守,出入实验室需经过重重关卡,可谓守备森严。

  吉祥过了门禁后往门右边的长廊行走,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就跟了个身材精瘦的男人,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但他也习以为常了,要不是整个科研小组联名抗议过,这时跟在他身后保护他的人,就不是穿着便服了,而应该是扛着枪全副武装的。

  照往日,吉祥还会跟人说几句话聊聊天,但今天却没这个闲情逸致的心了。他沿着走廊一直往右走,拐过了两个拐角后再直走30米,下了一层,出了电梯紧接着右转就到了他的目的地——档案室。

  信息快速发展的现在,越处于科技前端的人反而会越相信,能掌控在手里的才是最安全的。相比较虚拟的网络世界,实实在在能在手中摩挲的纸质材料显然更得他们信赖。而科研小组则选择将研发中的重要资料都另外备份一份,保存在了档案室中,其余电子版的一并销毁。

  今天吉祥来到这里,就是来拿一份重要的实验后续资料。

  资料扫描到一半,档案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吉祥转头去看,是苏惠。

  “又有人醒了,”苏惠说,“你多去帮Zaki他们,这份资料我来弄。”

  自实验开始算起,到现在也有了24小时了吧。吉祥打了个哈欠往门外走。

  苏醒的人,算上这个,已经有三个了。


  “……现在除了4号‘胶囊’以外,其余四个机器都停止了运作,2号3号5号的实验对象也都成功苏醒,苏醒后普遍发热,但还在可控范围之内,除去这个,三人的身体状态都和实验开始前没有差别。”

  在科研小组的会议上,对实验开始后的24小时内发生的事,王子奇做了简单的报告,苏惠紧跟在他后面说:“现在醒过来的那三个人也都没有丧失说话的能力,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方向,一个是继续保持对那三个人的关注,但凡其中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了,马上通知我或者Zaki都可以,然后做好记录工作,并对记录下来的内容进行分析;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密切关注4号‘胶囊’的运作情况……ED,我们‘胶囊’的预设使用时间是多久?”

  被唤作ED的男人全名叫田一德,他主要负责机器的续航能力。因此对于这个问题,他的回答脱口而出:“72小时,也就是三天。”

  苏惠点点头。“那就是说还有48小时,大家,在剩下的48小时内,我们想到过的,没想到过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现在就是赤着胳膊过河,所以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遇事不要慌,不要冲动,随时保持冷静。”她顿了顿,“如果48小时以后,4号的实验对象还没有苏醒,我们将采取必要措施强制他醒过来。醒不过来的话,我们就又将背上一条人命,实验的牺牲不可避免,但我们尽力做到不要再有牺牲,明白吗?”

  “明白!”

  苏惠摆摆手示意散会,三三两两的人四处散开,迅速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工作。王子奇走在最后,他想再去看一眼4号‘胶囊’的情况,但或许是长久紧绷着弦的缘故,这个较为短暂的会议反而给了他些微喘息的间隙,再要调到那种紧张的状态速度就慢了许多,脚步迟缓,面容憔悴。

  苏惠想到了她收到的消息,叫住王子奇。

  王子奇连话也不想说了,挑了挑眉表示疑惑。

  “刚才Dino给我发过来消息,说他快到了。我想让你去接一下他。”苏惠斟酌着措辞,“你从昨天夜里就没合过眼了,一直盯着数据也够累的了。”

  王子奇听懂了,这是苏惠给他谋私利,让他休息会儿,他拒绝道:“淡淡,还是算了,现在是关键时期,我就这么缺了席,哪怕是一小会儿也不好。”

  “子奇你知道我的,我从不让我的战士们打没有任何准备的仗。而且你看,”苏惠示意王子奇看实验室里的每一个人,“其实没有你,他们也能应付得来。就算你不放心,你别忘了,还有一个我,我足够顶你的位置了吧?难道你不信任我的能力?”

  “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惠见王子奇有所松动,再接再厉道:“你看看组里的人,现在除了你,还有谁是24小时没休息过了的,他们是不会怪你的。你看,Dino也是你好朋友,你去接他也总比我们其他人半生不熟的好吧,你跟他聊聊天,放松一下,回来了精神百倍地工作,这剧本不是妥妥的?”

  说话的功夫苏惠已经把王子奇半推半就地抵到了门口,王子奇只好作罢,双手举起做投降状:“行行行,那我去接,OK了吧?”

  “Ok ok ok,”苏惠冲他笑,“你快去吧。”


  王子奇一坐上车,全身都陷入了副驾驶的座椅中,座椅经过了人性化的调整,倾斜角度正好是能让王子奇放松下来开始舒适地休息的。

  特别派来保护这些科研人员的警官甫一上车,副驾的王子奇就对他说:“劳烦,待会儿接到人了就直接往实验室开吧,不用叫醒我了。”不待这位警官回答,就放下遮光板,闭上了眼。他也实在是累极了,几乎是一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黄景行上车的时候王子奇还在熟睡,他轻声放下手上提着的光脑,头凑过去看,不出意外地看到了王子奇如婴儿般恬睡的脸。

  王子奇就是这样,不管现实中发生什么事,他的睡眠也不会受其影响,永远都是安详的,似乎再大的事也无法惊扰到他。

  黄景行笑了笑,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视线转移回光脑上,笑意在脸上减淡了几分。

  只是再甜的梦,总有一天都会破碎,你会醒来,然后回到这个世界,再次面对那些糟糕令人烦心的事。

  我的子奇啊,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个还未苏醒的实验对象,是被人冒名顶替的?


  即使再不忍,黄景行还是在车辆到达实验室所在建筑后,叫醒了王子奇。

  王子奇刚醒来,脑子里还是雾茫茫一片,几秒后眼睛才渐渐开始清明起来:“景行?”

  “嗯,是我,”黄景行替他把白大褂上的褶皱抚平,“大科学家,我们可以走了,我还有一些事要跟你们说。”

  王子奇眯眼笑了笑。“你真是折煞我了,在你面前我哪敢自称什么科学家。景行你太谦虚了。”

  黄景行摊手不置可否,让王子奇带路。他虽然是这个科研小组的顾问,但他只是提供了最初的机器模型,实验室是这次第一次来。

  王子奇带着黄景行穿过一层层特种部队的防守,刷过一扇扇大门,从密码锁到指纹、虹膜,最后他打开实验室的门,拍拍手引起实验室内所有人的注意,然后高声道:“大家都过来。”

  很快两个人周边围了一圈的人,田一德看见黄景行后眼睛一亮:“Dino?”

  黄景行笑着和田一德拥抱,王子奇在一边讲:“这就是你们一直嚷嚷着要见的Dino了。”

  科研小组里与黄景行认识的不少,因此王子奇这话主要是讲给像吉祥这几个年轻人听的。Dino黄景行在华国内可以说是真正站在科技领域的金字塔尖的人物,有不少年轻人都是他的粉丝,更有不少都因为Dino而走上了科学家的道路,像是吉祥就是如此。只是他之前从未见过Dino本人,今天这一见,显然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Di……Dino……”吉祥憋红了脸,“我是吉祥,您您您您……您一直都是我的男神!”

  黄景行觉得这孩子有趣,便和他多说了几句话:“你年纪轻轻就能加入我们这个项目,也是年轻有为,以后搞科研要更加认真,别走歪路了。”

  “我我我我我会的!”

  王子奇安抚性质地拍拍吉祥的肩,看了一圈,却没见到苏惠,忙问:“淡淡呢?”

  “淡姐还在看4号‘胶囊’的数据呢。”

  说的也差不多了,黄景行收起笑,正色道:“好了,我有些事要跟淡淡说,大家都先散了,我之后一直到实验结束都会在这呆着,不差这一时半会聊天的,都去忙自己的事吧。”他又看了眼王子奇,“子奇,你带路吧。”

  王子奇忙走在了前头,一边走一边给黄景行介绍整个建筑的构造——地上一层到三层都安排的是特警的生活、工作区域,四层到七层才是他们小组的活动范围。四层主要是他们居住的地方,五层用来存放重要资料,六层是他们小组的实验室所在,日常工作都在这一层进行,而最顶层的七层,安放了他们整个实验室的命脉——能源转换器。没有能源转换器将能源转换为可以使用的形式,他们的研究就无法进行,所谓的时空机器也无法运作。整栋建筑两边各设有一个消防通道和一个电梯,两个消防通道直通七层,①号电梯只在一到三层和七层停靠,是特警们使用的,而②号电梯在四到七层停靠,主要是科研人员使用。

  “现在我们就在第六层,刚才我们在的就是实验室,而穿过实验室,就是我们放置‘胶囊’的地方了,我们组里的人都把这个地方叫胶囊板,”王子奇停在胶囊板的入口,看到了苏惠在4号‘胶囊’前驻足的身影,“淡淡!”

  苏惠转过头,看到了两个人,连忙往他们走来。

  王子奇退了几步:“景行你和她谈吧,我先去……”

  “你也来。”黄景行叫住他,手抓住王子奇的小臂,神情严肃,“我要说的事你也要听。”


  在三个人来到了会议室前,黄景行还在4号‘胶囊’前停留了许久。之后黄景行把自己光脑的芯片连接进会议室内的设备中,然后在以人类大脑为模型的虚拟幻象上的某处位置点了点,一份个人资料被展现出来。资料上的人咧开了嘴笑,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是极为开朗的,且充满自信。

  王子奇略微讶异:“这是……韩宇的资料吧。”

  “你知道这个人?”

  “我知道,”王子奇点头,“他是我们4号‘胶囊’里那个叫胡浩亮的弟弟,但不是亲兄弟,两个人关系很好,我就多留意了一下。”他注意到黄景行的神态不对,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黄景行又把胡浩亮的资料放出来,和韩宇的一起放在同个界面。

  “我现在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认为,”黄景行说,“现在那个躺在胶囊里的,不是胡浩亮,是韩宇。”

  “这两个人是挺像的,但也不至于就这么认定了,”苏惠原本较为轻松的神情也凝重起来:“Dino,你有什么证据,都说出来听听。”

  “他和胡浩亮在今年4月份领证结婚了。”黄景行把韩宇的个人经历中的一条着重提了出来,“这也没什么,你们看,这条是一个月前的,警局接到了报案,说韩宇失踪了。”

  紧接着黄景行从胡浩亮的资料里也提出来一条。

  “这是四天前,胡浩亮也不见了。”

  苏惠说:“这只能说明胡浩亮过来可能是想穿越时空看看韩宇去哪里了吧,Dino你有点敏感。”

  黄景行摇头。“两个人再像也不至于一点缝隙都找不出来吧?也不知道是你们傻还是真的疏忽了,光是韩宇和胡浩亮的脸部,我都能给你们找出四五个不同来。”

  王子奇沉默着,他想起刚刚接待五个人来的那天,他还跟苏惠提起胡浩亮,说真人似乎比照片上更胖一点。

  “我这还有个证据,”黄景行从包里拿出一部手机,这是21世纪前期的稀罕品了,“这是韩宇的手机,他有收集上世纪东西的癖好。这部手机的一个特征就是可以人脸认证解锁,不管你是整了容还是双胞胎或是怎样,只认一个人脸。”

  苏惠接过手机,忐忑地看了黄景行一眼,走出会议室,显然是去取证了。

  过了一会儿,她回到会议室。

  “怎么样?”

  “手机解锁了,”苏惠说,把手机递给王子奇看。

  解锁后的手机屏幕是一张合照,一个男人正亲着另一个男人的脸颊,而那个被亲的男人看向镜头时连眼睛都是笑着的。

  这张合照倒是能清楚分辨出来,亲脸颊的是胡浩亮,而那个被亲的则是韩宇。简简单单一张合照都关不住的亲昵和爱意都要溢出了屏幕。

  “他们倒是挺恩爱的。”苏惠说,“很幸福。”




TBC

================================

下期预告:

黄景行: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是,杨文昊要回来了。

王子奇:他来或不来,我都要进‘胶囊’里去。





评论(9)
热度(55)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