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3

前文:1.1  1.2

正大光明打上vz的tag,写上了一直被太太们喂得饱饱的吊桥效应梗,开心!


电梯


Let's go?


  3

  “现在怎么办?”

  王子奇看往胶囊板的方向,现在才知道躺在那的不是胡浩亮本人,实验已经进行到一半,未免也太晚了。“我跟你们说这个也不是让你们马上做点什么,”黄景行说,“相反,你们要等待。”

  “等什么?”

  “等胡浩亮,等他联系我们。”

  苏惠明白了:“我懂了,我们这个实验进度是随时在公众平台上更新的,之前于中出事的时候,我让负责公众号运营的人就写了有人牺牲,没写清楚是谁。”

  “不管胡浩亮到底去了哪里,只要他回来了,稍微查一下就能查到韩宇是参与到我们这个实验中来了,那么他就会注意到我们发布的消息,也不会知道到底是谁献身了。”王子奇接着,“关心则乱,他就会通过一些渠道和我们联系……”

  可是,联系之后呢?让他到这儿来等韩宇醒过来,然后两个人对峙吗?

  黄景行给了王子奇一个肯定的眼神:“所以,我们一定要确保,韩宇能安然无恙地苏醒过来,尤其是他的脑袋,不能有任何损伤。”

  说是这么说,可在场三个人都知道,一旦实验开始,之后的任何变数都不在他们的掌控范围之内了,他们力所能及的,就是对变数带来的影响做出一个相对级的最优解。

  显而易见的是,那些最优解,是现在他们三个人窝在会议室所无法得出的。所以,苏惠挥挥手放弃了思考,换了一个话题跟黄景行说:“你刚才说还有一件事。”

  “那件事……”黄景行这次停顿的时间够久,王子奇与他视线相撞,对方眼神里多了些东西。那多出来的情绪足够丰富,莫名让王子奇的右眼皮开始疯狂跳动。

  苏惠在一边催促:“到底是什么啊,你就别吊着了,好的坏的我都能承受。”

  最终黄景行率先挪开视线,对着苏惠摇头:“其实也没有很重要,现在还是先不说了。”

  王子奇从神经紧绷的状态中抽离出来,一边感叹景行过了那么多年还是那么有压制力,一边暗自松了口气,将心口掠过的自欺欺人与失落压了下去。

  苏惠走出会议室,准备对组内人员公布胡浩亮和韩宇的事,王子奇也跟在她后面走出房间,方向却是相反的——他要带黄景行去组里人的宿舍熟悉环境。于中不在了,王子奇房间的床位就空出来一个,于是就把黄景行安排到和他一个房间。

  考虑到黄景行刚来到这里,苏惠作为小组组长也没有让他迅速进入工作的意图,王子奇给他说了一些生活上的注意事项后就打算回实验室了。黄景行自成堆的衣物中抬起头来叫住他:“子奇。”

  王子奇偏过头去看他,黄景行此时正整理着衣服,眼神并不放在王子奇身上,就好像他一直专注折叠衣服,以至于说出的话都带着股漫不经心,似乎是顺带的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

  “你和昊子怎么了?”

  “掰了。”

  “你跟我说你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前个月的事。”黄景行提醒他。

  王子奇脚步行进的方向打了个转,他转过身,看黄景行从包裹里拿出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察觉到目光和长久没能得到回答,黄景行抬起头来。

  王子奇嘴角突然扯出一抹笑来,又转瞬即逝,还是一脸云淡风轻:“过赏味期限了,我和他科学理念也不同,自然就掰了。”

  黄景行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题,但还没等他组织好语言,那边的王子奇已经又走到了门口,只让他来得及说出一句话:“昊子要进组了。”

  王子奇脚步一顿。“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这个。上头看有人因为这个项目没了,也不管昊子反对就把人派过来了,说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黄景行趁此机会多说几句,“还有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胡浩亮和韩宇的事吗?那都是昊子发给我的。”

  “我知道了。”王子奇低声应道,抬脚走了,合上的门阻隔了他的脚步声。黄景行看着床上叠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啧啧暗叹自己夹在这两人之间,可真是哪边都不做好。


  王子奇和杨文昊是大学校友,大学时期就经常凑一起玩。有次玩笑似的组建了个两人小组,发明了个小东西参加全国的一个科技比赛,意外地拿到了个最佳创意奖。之后杨文昊开始时不时整点实用的东西放在网路上卖,销量出人意料的不错,王子奇偶尔也帮衬些,在自己社交网络上打个广告。就这样他们作为交好的朋友过了十几年,漫长的时间里有过失意的低谷也有过被追着骂的经历,但他们就是这么互相扶持着,磕磕绊绊走完这么久的路。

  在黄景行看来,要说感情好,其实还是他和杨文昊看上去更好些。他和杨文昊经常在SNS上互相叫对方宝贝,亲昵的称呼张口就来。对王子奇就不会,他注意到,杨文昊面对王子奇时,更多的是见好就收的距离,对恶心的称呼的信手拈来,在王子奇这从来不会有机会展现。

  所以,当王子奇站在探班的黄景行面前说他们在一起了的时候,黄景行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什么骗人的新套路?更要命的是,一边啃着饭盒的杨文昊还在怼他:你赶快签离婚协议吧,我爱的是温柔白月光王子奇。

  彼时王子奇和杨文昊一起报名了一个集训营,最终获胜的人可以拿到一笔价格可观的资金和足够技术支持来进行自己的科研项目。黄景行虽然没参加,但他想到杨文昊胃不好肯定吃不惯集训营的伙食,基本每天都会给他带饭过来。

  王子奇自说出我们在一起后就在旁边淡淡地笑着,也不出声。黄景行顿时觉得这些日子一直给杨文昊带饭的他就是一个大傻子——这么好这么水嫩嫩的王子奇Zaki大白菜,才几个月时间就被杨文昊这个二愣子猪拱了?

  拱就拱了吧,黄景行认命了。之后王子奇和杨文昊先是一起被选中成为研制时空机器的科研小组成员。他黄景行虽然是那个小组的顾问,但研制初期并没有在组里盯着,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等他反应过来时,杨文昊已经退出了小组,并缩在他家里消沉了一个礼拜。

  这一个礼拜之后,时空机器的研制进行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杨文昊也开始往外面走,去哪里做个演讲,又或者去哪里开个研讨会,甚至开始重新打理起他网路上的店,整理出几个新奇的小发明放上去卖。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科研小组的SNS公布了有一位志愿者不幸身亡的消息为止。上头发出让杨文昊重新回组的命令时,杨文昊还在华国中部地区的一个城市。他给黄景行的光脑发送了一份胡浩亮和韩宇的资料,又把几个证据(包括韩宇的那部21世纪的手机)寄送到了黄景行家的地址。

  黄景行在他回来以后才有机会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杨文昊这个大猪蹄子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分了,可耷拉着的脑袋还是毫不犹豫地出卖了他的心情。

  依杨文昊的意思是两人之间有点误会,可是经过和王子奇的几番来回,黄景行才发现王子奇并不如杨文昊那么想。

  两个人之间或许是真的有误会,他暗想,这次杨文昊回组,说不定会变成一个契机。

  而我,只能帮他们到这了。

  这厢黄景行心路历程千回百转,那边的王子奇却正盯着4号‘胶囊’里韩宇的脸发呆。

  此时天边的红日已逼近了地平线,光明与黑暗的交汇就在此刻发生,王子奇心里没想太多杨文昊要归组的事。来就来呗,他想,左右也不过半个月时间,不能更多了,他难道还撑不住这十天半个月的?

  于是现在的他,想的是关于胡浩亮和韩宇的事。

  韩宇,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到这里,又是想着什么东西躺在了这个时空机器中。人的一个本质就是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本能的恐惧,那他面对这个机器时,他会不会害怕?如果害怕,他会想到谁,是和他相伴十五年从师徒走向兄弟最后变成爱人的胡浩亮吗?

  那胡浩亮呢,他又去了哪里,他为什么会失踪?他有一个

  他们两个人,是相爱着的吗?是真诚地,相爱着的吗?是曾经挥洒着热泪地爱过,还是一直细水长流地爱着对方?

  但不管如何,王子奇都真切地羡慕着这两个人。哪怕是爱过,也必定是以誓要将生命中所有薪柴都燃烧尽的姿态来爱吧。


  两天以后,杨文昊果然带着大包小包回来了。但此时要紧的并不是欢迎他的归来。

  ——4号‘胶囊’的韩宇,从实验开始,一直安静到了最后一天。

  所有科研小组的人都聚集在了实验室中,杨文昊也知道事情紧急,立即放下了东西,迅速调整到工作状态。他好歹也参与了机器的前中期研发,研发计划只要不出意外没有修改,他对机器的了解就不比小组里其他人浅薄。更何况以防万一,他还在路上临阵磨枪了会儿,此时上阵并不虚。

  “机器还能维持运作状态多久?”

  田一德递给杨文昊调控板。杨文昊清晰看到调控板上右上角一个倒计时,分钟以后的时间数字在疯狂快速跳动。“4小时35分钟……”他轻声说,又问道,“有plan B吗?”

  “我和吉祥这几天临时赶制出来一个连接装置,可以把4号和5号连接起来,这样4号就可以直接使用5号的能源了。”田一德说,“不过只能连接一台装置,而且被连接的那个机器要求是必须要在运行状态。”

  “这个运作状态是指……”

  “要有一个人在‘胶囊’里,也进行一次时空穿越。”

  “这样的话可以给4号延长多久时间?”他问,“如果5号也不能维持很久怎么办?”

  “这个不用担心,我们楼上那层不是有个能源转换器吗,我可以直接把它接在5号上,这样的话就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了——只要没有人把那个能源转换器关了或者把连接的线弄断了的话。”

  杨文昊沉默了。

  “那就这么做吧。”之前一直默默站在他俩不远处的王子奇说,“5号的实验对象我来搞定。”

  王子奇不管杨文昊,示意田一德马上去做好5号‘胶囊’的连接工作。田一德看了眼杨文昊,还是低声应了。经过苏惠时,她拍了拍田一德的肩:“加油。”

  王子奇目送田一德走远,转回头来想说点什么,一时不察被杨文昊扯住了胳膊,然后被拉扯到了一个阴影笼罩的角落。

  “先前找的那五个人,一个死了,一个躺在那还得靠我们去救,还有三个至今都说不出一句话神志不清的,”杨文昊松开手,“没有人了,只有4个小时,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到另外的人来……”

  王子奇反问:“我们整个实验室里的人,都不是人了吗?”

  “你不能让所有人都跟着这个破机器陪葬!况且,如果他们都不同意,怎么办?”

  “杨文昊,我同意,”在晦暗不明的光线中,王子奇看到杨文昊忽沉下来的脸色,“他们不想去,就只有我去了呗。”

  杨文昊抓着调控板的手猛地攥紧。

  “我不同意,”他低声反对,“如果你回不来了,就跟那个死了的人一样……”

  “我们召集过来的五个人,哪一个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可能性发生?他们能躺进‘胶囊’里,我就不能了?”王子奇扬起嘴角笑了,语气软下来,“昊子,你影响不了我的。”

  杨文昊突地觉得喉咙干极了,他望进王子奇的眼里,望不到底,绝望地承认了他说的话:不管他们两个人处在什么阶段,恋人也好朋友也罢,王子奇总是一副能随时轻松抽离不带走一丝一毫的姿态,这让他的每一个决定都干净利落,从不受人左右。

  一开始他以为是因为他来了,所以王子奇借此机会想要躲开他,结果他反倒忘了,他杨文昊,还真的从没影响到王子奇的任何一个决定。

  王子奇是那种,不管杨文昊来或不来,都会躺进‘胶囊’里的人。

  “我和组里的人会帮你弄好一切的,”他哑声妥协,“你去跟他们说吧。”



TBC

===============================

1.赏味期限:一开始是指食物的最佳品尝日期,那个时候的食物的味道都是最好的。后来衍伸到小说里来,就是指一段感情的新鲜期,一般指恋爱中的热恋阶段。私以为这个词特别适合吊桥效应。

2.plan B:B计划,现在一般指备用计划、留有退路。

3.SNS:社交网络的总称,放在我们现在来说,就是微博贴吧天涯ins推特facebook这些。


预告:

王子奇进入了韩宇的世界。

那个世界,从过去到未来,总有胡浩亮存在。


评论(23)
热度(84)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