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4

前文:1.1  1.2  1.3

从这章开始,整个故事才刚刚到了我一开始想写的部分……这种拖拖拉拉的性格以后一定要改!【雾


电梯


Let's go?


  4

  王子奇说服苏惠和黄景行花的时间并不多。苏惠是知道自己如何不同意都不能改变任何,而黄景行,看到杨文昊明显低迷的精神状态就明白了,索性撒手不管。

  这两人同意以后,其他组员也就知道了,一时间几个王子奇曾经合作过的人都垂下了头。其中一位都被大家叫“袋鼠”的,更是红了眼睛。“子奇哥,当初就是你颁给我的金奖,”他的声音不大,但在人为围出来的包围圈里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明年的科技大赛我还会参加,我还想要你给我颁奖,所以你一定要回来。”

  袋鼠似是打开了其他人的话口,众人纷纷附和着“你别不回来”“子奇你一定要回来啊”……硬是把原本还没什么感觉的王子奇逼出了一种壮士割腕的即视感。

  他鼻子酸了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你们不要这样,”他说,“我肯定会回来的,安然无恙的。再说了,说不定4号那个人,呆会儿就能醒过来呢,那我就不用再躺机器里了对吧?”

  在场的人沉默了,每一个人都明白,到了现在这一步,韩宇醒来的几率完全不亚于突来一只小星体撞地球。后者尚且还能提前预知并作出避难措施,前者就只能等,干等。因此王子奇这话,无异于立了一个Flag

  杨文昊自这片沉默中发出声来,打破这令人沉默的氛围:“子奇,你去检查下身体,没问题的话就先休息好,做好随时进入实验的准备。一德,你和吉祥那边弄得怎么样了?”

  “有一点问题,但没关系,是连接装置和两台机器之间的兼容问题,马上解决……”

  杨文昊到了田一德旁边,看他对着连接装置捣鼓,摆弄一个东西到一半,唤一边的吉祥再拿点什么东西来。

  他顺着吉祥去往的方向将视线移过去,正好看到王子奇的背影,在医护人员的遮掩下于门后拐了个弯,再看不到了。


  王子奇立的Flag还是得到了印证,直至电子屏幕上的倒计时归零,韩宇还是没有醒来。而早已准备好的王子奇,在倒计时剩半小时时就已经将自己身体嵌进了5号“胶囊”里。几乎是在倒计时归零的一瞬间,5号“胶囊”启动,监测着韩宇心率的机器在急促的警示声中短暂响过,随后在连接装置的作用下逐渐转为规律的滴响。连接装置让王子奇所在的5号“胶囊”和韩宇所在的4号“胶囊”同时共享着能源。两部机器都亮着源源不断的蓝光。

  在报告了王子奇一切正常后,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得到了片刻可贵的放松的时间。

  可杨文昊仍未松懈下来,他一直紧紧盯着调控板上的数据,以至于苏惠过来分给他一袋营养剂时都无任何反应。

  黄景行无奈替杨文昊接了下来,弄好吸管递到嘴边。

  杨文昊皱了皱眉,回过神来:“什么东西?”边说边避开那装着不明液体的袋装物。

  “营养剂,”黄景行说,“不是什么毒药,你又不是没吃过。”

  这段时间整个小组都经常忙得没时间下一层去餐厅吃饭,营养剂就是主食的替代品,能补充体力,能饱。但缺点就是营养剂的味道只有一个橘子味,就像喝了杯橘子汽水之后肚子里全是胀气一样,没有实在的饱腹感。

  杨文昊对营养剂是实在喜欢不起来的,之前在集训营里时也经常有工作人员给他们送来,你就算是再喜欢,也总会在个把月的日子里逐渐麻木,甚至光是看到那个包装就下意识地头皮发麻。

  杨文昊接过营养剂开始吸入液体,不出意外还是那股橘子味。在这熟悉的味道中,他突然想起了那段集训营时光。

  那时候多好啊,他们在封闭的环境中竞争,外界任何风雨都无法影响分毫,每个人每天都只需考虑如何积累更多的积分,以获得最后竞争庞大资金的资格。而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中,或许他和王子奇能摩擦出不一样的火花,也是必然的吧。

  杨文昊有个朋友,那个朋友与他最多也是点头之交,在知道他和王子奇交往后,却给他分享了一篇文章。当时他正一头扎进恋爱的热潮中,那篇文章只看了个开头就把那个朋友拉进了黑名单。

  只是,从集训营出来以后呢,在海潮渐渐退去后露出来的,不是软绵绵的沙滩,而是丑陋的奇形怪状的礁石。那些礁石,是在以往交往中被强压下心头的矛盾的累积物。

  分手后的伤心与痛苦是真的,只是没有了狂风暴雨下摇摇欲坠的吊桥,他便无法再把脚下凹凸不平的礁石面忽略过去了。

  [做朋友做了那么多年都没能在一起,怎么可能会突然就变成真爱呢。]

  那篇文章的开头第一句话历历在目。


  王子奇再次睁开眼清醒过来时,率先入眼的便是一片黑暗。说是黑暗倒也不准确,因为他的脚下就是一块灰白色的地面,他一抬头还能看见黑色之间镶嵌着些许白色的闪光物,就像夏季夜空里的星星点点。

  然后王子奇注意到在他的身体后方有一个发着光的物体。在他走近后,才发现是一个“面”。这个“面”就像是在现实世界中看到的一幅画一样。上面“画”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被揉成一团的被子,有摆满白花花A4大小试卷的桌子,墙壁上有海报——是一个很标准的男孩子的房间了,是一个充满了少年专有的热情与不拘一格气息的房间。

  但突然之间,这个“面”上的内容变了,原本扁平的物体渐渐变得立体起来,还有阳光从大开的窗口跑进来,在被子笼罩住的地方放下阴影,因为投射角度的不同,海报那几个人的脸也产生了反光,从而看不清那些面孔上端的是怎样的表情。这些变化带给王子奇的感觉,就像是把这张画的作者从一个稚子变成一个美术生,再从美术生变成大师,最后从大师变成一个摄影师。

  王子奇看到被挂在椅背上的T恤的衣角轻轻摆动——起风了吗?他回过神看自己的四周,仍是那片有星星的寂静的黑暗。

  紧接着,在他回头看回“面”时,原本紧闭着的房间门的门锁轻轻晃动了下。

  王子奇莫名地期待起来,现在他就像在看一部电影,电影开头是一个属于男生的房间,然后门就要被打开,是谁打开的这扇门,电影的主人公吗?

  门开了。

  打开门的是一个男生,看上去十几岁的年纪,不少豆大的汗珠自鬓边经过太阳穴滚落下去,垂在额前的头发被浸湿。他累极了,但脸上毫不遮掩的神情却告诉了王子奇,他兴奋极了。男孩不顾因为出了汗而变得有些脏的衣服就扑入了那团被子中,两只脚不自觉欢快地前后摆动,就像一只在最喜爱的主人面前疯狂晃着尾巴的小奶狗。

  他在高兴什么?王子奇嘴角扬起。

  过了一会儿,男孩的手机响了,他猛地从床上坐起,咳了咳嗓,才按下接通的按钮。可按下接通后男孩的话语就如开了弓的箭,叭叭叭地说个不停,一直说到没气了才后知后觉停下来,等手机那边的人来点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男孩显然更心花怒放了,又是一刻不停地开口说话,恨不得将此时他会的所有语言都说出来,都传到手机那边去,让那边的人也碰碰自己莽撞而又炽热的心。

  男孩儿什么时候挂的电话王子奇不知道,他刚才捕捉到了在男孩长篇大论中对对方的称呼,现下有了个猜想。

  而男孩接下来的举动直接验证了王子奇的猜想——他手握成拳,眼神坚毅烧着火,脸朝着天花板说了一句话。他说,韩宇,你一定要努力,绝对不能让亮亮对你失望。

  王子奇再次把目光放在大片大片的黑暗中那些闪着光亮的星星上,他记得胡浩亮的个人资料上有提及,胡浩亮SNS的曾用名的首尾是两个星星的符号。

  所以——

  这是韩宇的世界,他看到的,是韩宇的过去。


  王子奇看到的这个“面”在韩宇仰着脸说完那句话后就黯淡下来了,“面”中的画面也定格了下来。他绕开这个“面”往后看,一个新的发着柔和白光的物体出现了。

  他走过去,不出意外,是一个新的“面”。

  这个“面”,讲的又是韩宇的什么过去呢?王子奇好奇起来,他本来对韩宇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情感,这个人是为了什么目的冒用胡浩亮的信息他也不怎么在乎,顶多对韩宇和胡浩亮的情感有些兴趣,没有更多了。但是看了前面那个“面”展示的一个片段,就像看着一部电影,王子奇开始不自觉地往下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电影情节?

  带着这种隐隐的期待,“面”开始显现出应有的面貌来。

  这次的故事是发生在一个练功房。有两面墙壁装了玻璃,一面墙壁装了门,门旁边并排放了两个包和两支叠在一起的手机。而门正对着的那面墙,有两扇窗户,夕阳的余晖洒进来,将地板上新鲜掉落的汗珠照得闪闪发光。

  练功房里响着节奏强烈踩点明确的音乐,很容易卡点,两个人就对着镜子一步一个踩点地练舞蹈。他们都把帽子倒过来戴着,但这时候韩宇和胡浩亮两个人还没有那么像,所以王子奇还是很快认出了两个人谁是胡浩亮谁是韩宇。更何况,这里面的韩宇一头橘色的毛发,即使戴了帽子,还是有一小撮突了出来,显得他异常可爱,能不分辨出来就怪了。

  很容易就看出来他们是在即兴舞蹈了,两个人虽然做的舞蹈动作不同,但放在同一个画面来看就是很和谐,偶有停下来看对方的舞蹈,然后笑,在下一秒马上进入音乐,迅速跟上对方,配合起来十分默契,有一种相得益彰的妙处。

  他们跳着跳着会莫名一起笑出来,尤以韩宇笑得最多。他似乎总学不会表情控制,胡浩亮跳舞时他会笑,自己在胡浩亮注视下跳舞的时候会笑,而且是那种开朗的笑,让隔着漫远距离的王子奇也会被他那种轻松愉快的状态所感染,从而一边看也一边露出温柔浅淡的笑来。

  “面”的最后,韩宇被胡浩亮掐了下腰然后又笑出来。这种掐人腰的动作在当时的社会,或许关系好点就能做得出来。但“面”还没结束,最后的画面,其实是以胡浩亮给了韩宇一个大大的拥抱结束的。

  胡浩亮面对着的韩宇,是毫无防备冲他笑软绵绵抱怨你好烦的人,是明明已经褪去年少稚嫩、成长为一个男人,但那份坦率却没有随着岁月斑驳而消失的人。韩宇想笑就笑,不遮掩,脸上写的全是他的内心——充盈着喜悦的绵软泡沫,让他整个人从上到下看起来都软软的,很好抱的样子。

  他想抱,他也就抱了,把这团甜腻的棉花糖都拥入了怀中。


  王子奇之后又看了好多个“面”,讲的都是韩宇的过去,而无一例外的是,里面总有胡浩亮的出现。胡浩亮教韩宇跳舞,胡浩亮带韩宇去看比赛,胡浩亮陪韩宇录双人的视频拍两个人的合照,胡浩亮在夜里给韩宇买他最爱的虾子吃;还有韩宇总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胡浩亮跳舞,韩宇靠在胡浩亮肩上玩手机,韩宇在胡浩亮鼓励下去参加比赛……

  如果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陪你做了那么多无聊有趣幼稚有意义的事,还毫无怨言,还和你一起笑,还让你有停靠的地方可以休息,那你一定是幸运的。

  而韩宇毫无疑问是幸运的。

  王子奇一边想一边继续往前走,直到迈出去的脚踢到了一个障碍物,才停下来。

  嗯?哪来的障碍物?

  他彻底回神了,一开始没太看仔细,只看到是一个男人正屈膝坐在地上,手都缩进了长袖中,只露出几个将近透明的指尖,像是冷极了。

  王子奇犹豫着要开口,那个男人有所察觉地在王子奇问话前转过了头,通过灰白地面发出的微光,他看到这个男人眼角未干的湿意,同时也认出了这个男人。

  “韩宇?”

  韩宇也想起了这个世界中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是谁,他连忙站起来,仓促擦擦眼睛,慌张地话都说不完全:“你……我……”

  他吞吞吐吐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咬着嘴唇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曾经心里隐隐的恼火也已经随着那些“面”渐渐消失了,王子奇不在意地摇摇头:“没事,幸好也没出什么大事……”

  如果你的迟迟不醒不算的话,他在心里暗暗吐槽。

  韩宇还有点好奇:“为什么您会在这里出现……”

  “对,说到这个,”王子奇严肃起来,“你为什么不回去了呢?”

  “回去?”

  “那个现实世界。”

  “那里我找不到亮亮啊,”韩宇瞬间低落下来,“这里能看到他。我不想。”

  “当被人爱着的人死去,真该带上他所有的东西。”

  王子奇说,“这是以前一本小说里的话,你要记住。如果你永远留在了这里,现实世界的那个你就会死,这里的你也会死。现实世界里的他如果回来了,看到你死了,你觉得他是会死,还是活着?”

  最后他看着沉默的韩宇:“以后不要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了。”



TBC


=============================

1

Flag:一开始说的话,然而最后的结果却与最初的期望相违背。比如,我说我在学期结束前一定能发出大舌音!但结果还是不能。那么我说的能发出大舌音就是立Flag的行为。


2

  [做朋友做了那么多年都没能在一起,怎么可能会突然就变成真爱呢。]

感谢解解提供的这句话。


3

  “当被人爱着的人死去,真该带上他所有的东西。”

出自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评论(14)
热度(93)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