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5

前文:1.1  1.2  1.3  1.4

高亮Notice:请阅读末尾脑洞来源


电梯


Let's go?


  5

  韩宇怔愣住,但很快反驳道:“我知道那样的话我会死,我也不想死。我只是……只是想在这儿再走得远一点,”他斟酌着,“我想知道亮亮去哪了,我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你看这一幕,”他给王子奇指不远处的“面”,“这是我跟亮亮见的最后一面,我把这一幕看了好几遍,都没找到线索。”

  “面”开始播放不知道到底第多少遍。

  是平常无奇的一天,韩宇起床穿好衣服后去按窗帘的开关键,胡浩亮还躺在床上闭着眼,但阳光破开窗帘倾泻在他脸上,让他意识清醒了些,手往床的另一边摸。床边的韩宇见状把自己手伸过去,让人顺利触碰并无意识抓紧摩挲。韩宇低下头与胡浩亮小声几句后就站起来,在自己端脑上点了几下,之后打着哈欠拉开盥洗室的门洗漱去了。

  “亮亮赖床,还有点起床气的,”韩宇忍不住插话,给王子奇做画面的解说,“我也不能一直喊他,他会烦。我就给他每天早上放一首歌。我们房子跟私人端脑连着的,我在端脑上点那首歌,房间里就可以一直单曲循环到他起床。”

  王子奇感觉自己隐隐闻到了一股狗粮的味道,但出于礼貌他还是礼节性地回问了一句:“你给他放的什么歌啊,他也不生气?”

  韩宇下一秒就回答了,就好像他一直在等王子奇问一样,心里早想好了答案。“背背佳啊,就是上个世纪一个产品的广告曲。亮亮脾气很好的,他不生气,最多抱怨我一句能不能换首歌,那表情巨无奈,我就憋着笑让他赶快起床了。”他说话的时候眼睛还一直盯着“面”里的亮亮,大概是回忆太过美好,颊边陷下两个酒窝。

  果然是波狗粮,王子奇看了一眼就挪开视线:“你们感情很好。”

  “从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就算没有爱情,这也是积累了十五年的兄弟情、师徒情。更何况,”韩宇接下来的话一字一顿,“我特别喜欢他,我爱他。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他。”

  “面”里,胡浩亮终于起了床坐到餐桌前,开始吃早餐。早他一步的韩宇把装好东西的包放到鞋柜上,自己人走到胡浩亮身后,上半身前倾压在他的肩上,头再往前凑了凑,胡浩亮有心灵感应似的偏过头,四瓣嘴唇无缝贴合。

  他们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吻毕韩宇才顶着发红的耳朵出了门。

  “他也爱我,因此他现在也一定在想着我,就像我想着他一样。”韩宇说话时还因为有别的人看到这么隐私的画面而有点不好意思,但他的语句末尾又有个笃定、自信的上扬的声调,听起来会让人忍不住摸摸他的头,捏捏微向上仰着的脸,最好有一个夸奖意味的吻印在翘起的嘴角,最后把他化成小小的一个,带在身上走遍世界各地。

  而能够做这些事的人,如今不知所踪。

  兴许是想到了这点,再加上“面”在韩宇出了门后就停止播放黯淡了下来,韩宇原本高涨的情绪低落下来。

  上一秒还在家里吃着早饭的胡浩亮,下一秒他去了哪里为什么再也找不到了。而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这一个“面”里无法得知——从一开始,胡浩亮就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

  王子奇实在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但他紧接着想到了一件事。“韩宇,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空间,它有个名字,叫四维时空。”他解释道,“现实世界是一个三维时空,第四维就是在三个维度之外的时间维度,那我们只要在这个四维时空里,再看向现实世界,就相当于是开了一个上帝视角。除了能看清三维时空里的任何东西以外,我们还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四维时空里走在三维时空前面或者后面。”

  “也就相当于去未来和回到过去。”

  “所以,你真的想要找到胡浩亮吗?”

  韩宇毫不犹豫:“当然了。”

  “虽然概率很低,但只要胡浩亮在之后能回来,你继续往前走,就能在之后的某一段未来里看到他。”

  “他一定会回来的,只是我不想等了。”韩宇又问王子奇,“你要我再往前走,是要往未来走的意思吗?”

  王子奇点了下头:“我和你一起走。”

  韩宇有些诧异,但他和王子奇也不是什么朋友的关系,所以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手在自己脸上自上而下抹了抹,收起先前泄露出的柔软的情绪。

  “那我们快走吧。”


  另一边。

  韩宇和王子奇各自所在的两个“胶囊”运作数据都是正常的,两个人的身体数据也没有异常,并且这种安全的状态已经维持了将近12个小时。现下已是深夜,以杨文昊和黄景行为首的催睡小组把科研小组的大部分人员都撵出了实验室,被赶到宿舍开始强制休息。

  杨文昊此时正翻看着与实验有关的资料,那边黄景行抬眼看了他好几次,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了口:“我们来聊聊天吧,怪无聊的。”

  “行啊,聊什么?”

  “聊……你和子奇的事。”

  杨文昊手中动作一顿。“我和他有什么好说的,”他继续刚才停下的动作,“没故事了已经。”

  “别啊,我看你们是有误会,”黄景行拉了把椅子在杨文昊身边坐下,“把误会解开了,该怎么开心过日子就怎么过,也不至于现在这样,你看你脸色多差。”

  “我和他有什么误会。”杨文昊关闭了端脑,身体半抵在桌角和黄景行对视,“你知道吊桥效应吧?我们都知道我和他的吊桥断了,这是哪门子误会?”

  黄景行不留情地戳穿:“你也就能骗骗自己。”

  “……”

  “要真按吊桥效应算,我和你面临那种高压的环境次数更多吧,你怎么就没荷尔蒙大爆发地跟我在一起?要按认识时间来算,我还比你早认识子奇,我和他那么长时间都没发酵变成爱情呢。如果按相处的时间看,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你和子奇就同居了几个月,但你是不是大学的时候就和我一起住了,他照顾你,我就没照顾你?他给你网上的店出谋划策的,我就没有?”

  “这还真是啊,我怎么就跟林梦一样在你俩之间没有姓名了呢。”黄景行说得自己也要气笑了。他站起身走远了些,打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闪烁的端脑,准备处理未读的消息,并有意让杨文昊这个大傻子自己琢磨。

  然而巧的是,给他发消息的正是林梦:不是胡浩亮失踪。

  王子奇进入机器前,曾提了句如果能找到胡浩亮就好了。胡浩亮之于韩宇,亦或是韩宇之于胡浩亮,都必定是对方特殊的存在,这是毋庸置疑的。那么韩宇参加了这个实验这件如此重要的事,就一定要告知胡浩亮。抛开这一层面的关系,如果胡浩亮来到实验室,韩宇或许还会有所感知,尽早苏醒。

  不管如何,苏惠还是记在了心里,但如今组里是分不出人手再去搜寻另外一个人的,就把找胡浩亮的任务交到了黄景行手上。他的人脉够广,能人异士认识得多,肯定要比官方的一些部门查得快。

  而林梦,就是黄景行委托的那个人,业务能力过关,让他去查一个胡浩亮,其实还是委屈了他的能力。还有一点就是他人品好,口风严,和杨文昊、王子奇也是多年的好友。把事情交给他,黄景行是放了一百个心。

  黄景行对林梦发过来的消息还是有点吃惊的,他直接给林梦发送了通讯请求。那边很快就接了。

  “怎么说?”

  林梦犹疑了下:“我下午才看到你的消息……呃,Dino,你知道我之前加入了一个协会吧?”

  黄景行回忆了下,想起来前不久林梦的确提过他新加的一个协会,里面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很有趣。

  “记得,你有跟我们吐槽过,怎么了?”

  “那个胡浩亮,还有韩宇,都是这个协会的。”林梦说,“再多的我也不能说,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失踪的不是胡浩亮。”

  黄景行愈发觉得奇怪了:“你什么意思?还有,你这个协会到底是个什么性质啊,这么神秘?”

  林梦在端脑那边呵呵笑了,也不多解释:“我本来还奇怪最近协会怎么不组织一起聚餐了,下午收到你给我发的消息才知道,原来是韩宇这边出了问题。我马上联系了主席……”

  “对,说到韩宇,”黄景行记起来一件事,“既然都是同个协会的,为什么韩宇说找不到胡浩亮了,还要大费周折到我们这搞什么时空机器穿越,说不通吧?”

  “我下午去问了我们主席,他告诉我,是韩宇受了点刺激,分不清梦和现实了。”

  “你说什么?”黄景行以为自己听错了。

  “刚才我话没说完你就打断我了,听我说完嘛,”林梦有些无奈,“主席跟我说,胡浩亮在做之前协会安排的一项工作时出了点意外,据说差点没从手术台上下来,主席也愧疚了好久……”

  “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事吧,韩宇受的刺激还挺大的。胡浩亮住院的时候还好,出院以后就比较明显了,精神状态不太对,经常幻想胡浩亮不见了,不是死了,而是找不到了。而这个假象体现在生活里就是他把现实当成在做梦了。而现实是,是胡浩亮拖着刚好的身体在照顾他。”

  “这次也挺巧,我刚好可以把韩宇在你们那的消息告诉胡浩亮。”林梦叹气,“这两个人的个人资料里不是都有个失踪的记录吗,胡浩亮的失踪记录纯碎是哄韩宇用的,韩宇的那个就是胡浩亮报的警。这会儿得有多绝望了啊……”

  黄景行张了张嘴,下意识往不远处亮着蓝色荧光的“胶囊”看。“林梦,我跟你说,”他缓缓道,“我待会儿给你一个地址,你明天叫胡浩亮赶快到那里去,我会叫人把他送到实验基地这边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们一共有五个实验对象,现在就剩韩宇一个人没醒过来了。”黄景行说,“时间久了,他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林梦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连忙应着。黄景行把一串地址发过去,在挂断通讯之前临时想到一个问题:“林梦,你那个协会叫什么名字?之后有空了我去查查。”

  “你查这个做什么,也不像你那个科学家协会那么拉风的,”林梦顿了顿,“但是名字挺酷炫的,叫易燃装置。”


  “你想出什么结论来了吗?”黄景行走回杨文昊身旁,见对方一脸刚回过神的神色。

  “其实我和子奇也不合适。”杨文昊说,“所以还是算了吧……嗷!疼!”

  原来是黄景行一时气极,狠狠拍了下杨文昊的胳膊,此时恨恨道:“你也知道痛。”他复又深深叹了口气,“被你们这么折腾,我迟早得猝死。”

  “你们?”

  “刚才我跟林梦联系呢,就韩宇和胡浩亮的事,”黄景行说,“合着根本不是胡浩亮失踪。”

  他把从林梦那里得知的消息告诉了杨文昊。

  “所以,”杨文昊深深吸入一口气,也看向了“胶囊”,“那个韩宇,把胡浩亮不见了的梦当成了现实,参加这个实验就是为了通过穿梭时间来找到胡浩亮的蛛丝马迹?”

  “对。”

  “不管这个实验有多危险?”

  黄景行不回答了,但他们两个人心中都有答案。

  这个实验有再大的风险,韩宇还是来了。对他而言,与“梦”里的胡浩亮相处远远不能使他满足,他要的是现实和梦里都有胡浩亮。而如果他这一趟一去不回,可是连做梦看见胡浩亮的机会都不会了。可想而知,韩宇从报名参与实验开始,就下了多大决心。而支撑着他一直到进入“胶囊”的动力,恐怕不过一个可与生命相比较的胡浩亮了。

  “他们这么相爱,一定很幸福。”杨文昊说,他歪了歪头,“景行,我刚才骗你的。”

  “什么?”

  杨文昊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子奇回来以后,我会跟他说清楚的。”


  在点缀着星星的由黑色渐变到白色的空间里,王子奇直直盯着“面”里的两个人物不出声,而他身边的韩宇,手严实地捂着眼睛,不敢看,不想看,同时嘴里反复呢喃着什么。

  王子奇凝神细听,才听出了他说的什么。

  不要不可能不行……

  以一种带着哭腔的声调重复着,有闪亮的液体自指缝间渗出来,源源不断地,一滴一滴坠到脚边,荡起波澜。



TBC

========================

1.

  “我下午去问了我们主席,他告诉我,是韩宇受了点刺激,分不清梦和现实了。”


  “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事吧,韩宇受的刺激还挺大的。胡浩亮住院的时候还好,出院以后就比较明显了,精神状态不太对,经常幻想胡浩亮不见了,不是死了,而是找不到了。而这个假象体现在生活里就是他把现实当成在做梦了。而现实是,是胡浩亮拖着刚好的身体在照顾他。”

这一个脑洞来源于 @白莲花kk 太太的《梦醒时分》,已授权。




评论(18)
热度(76)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