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逃离第四维1.6

前文:1.1  1.2  1.3  1.4  1.5

推荐BGMGood on the reel - 2月のセプテンバー

听着这首歌写的,maya太带感了,推荐看看歌词。这次更新就一丢丢丢丢丢vz,就不打tag了。【应该……可能……大概……快完结了……

昨晚的比赛真的太炸了,到现在为止宝宝和哥哥也是一直掰着我的嘴给我灌糖,服了服了,我真的从没嗑过这种真人RPS,这样的两个蒸煮还要我们同人写手干什么cnm。

依旧抄送 @白莲花kk 太太的《梦醒时分》,文里宝宝分不清梦与现实的灵感来源。


电梯


Let's go?


  6

  协会主席给韩宇的通讯请求来得比医院的要早。

  主席是一个快要成年的男孩子,但言辞中已经透出了隐隐的少年早成的味道。跟着胡浩亮加入协会的时候,韩宇本来做好了陪着少年乱来给他收拾摊子的打算,但几次协会集体活动下来,倒是有好几次是少年凭着与他年龄完全不符合的成熟思想为协会的人保驾护航。韩宇也因此对主席越来越佩服了。

  从某个方面来说,主席跟以前的胡浩亮还是有点像的。

  想到亮亮,韩宇一边接下主席的请求,一边在私人端脑上商城的界面上下滑动,搜寻晚上做饭要用到的原材料。早上的时候亮亮说想吃水煮肉片,牛肉选中,淀粉家里还有就不用买了,豆芽……亮亮不爱吃,划掉……

  “玺哥你刚才说什么?”

  “我很抱歉,”少年声音低沉,没了生气,“没保护好亮亮。”


  挂断通讯后紧接着就又有一个陌生通讯发过来,韩宇还没回过神,此时连按下接受的动作都是机械的。

  “您好,这里是XX医院……”

  韩宇下意识迅速挂断。

  那个号码又发送了请求。

  接通。

  “这里是……”

  挂掉。

  那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请求已经断断续续坚持了三分钟,小窗口在荧蓝色的端脑界面上锲而不舍地抖动。

  韩宇呼吸急促起来,心口蓦地生疼,似乎有只手正要抠挖出他心尖上最软的那块肉,力道强硬不容抗拒。

  因为疼,腺体就会接收到信号,然后分泌出一种生理性的液体,液体太多无处安放,选择从人心灵的窗户逃出去,有的滑过脸颊、鼻翼,最后在下颚线摇摇欲坠。也有的直接扑簌簌径直往裤子砸去,裤子面料极为柔软,晕开一大片一大片深色,闻一闻,韩宇总质疑自己闻到了血的味道。

  那些眼泪,仔细观察,才发现每一滴都浸透着死亡。



  王子奇是完全没想到,在下一个“面”里会看到那个状态的胡浩亮的。

  那是一个洁白的病房,白得太纯粹而令人心生厌烦。有人被白到猖狂的被子厚厚埋住,从未关紧的窗户跑进来的风让窗帘飞扬起白色灰尘。

  韩宇正把自己整个人都陷进沙发中,两只手臂环抱着膝盖,袖子略长,双手都缩进了衣袖中,只留出几个小巧的指尖留在外面。他目无焦距,似乎是在看空气里肆意翻滚的灰尘,即使他只能看到视网膜提供给他的画面:一个透明的物体从有限视界上方慢慢往下滑落,那个物体往往落到中途人就找不到了,但又会有一个新的和先前一样的物体从上往下滑。这是一个人无聊或者孤单时最有效的消遣。

  人会去想,为什么半途我就找不到那个东西了,为什么每次重新开始我都想要看紧它可还是会丢失,是我没有集中注意力,还是那个东西太调皮不想被我知道它的方向是何方?

  明明不是人的错,但人往往都会把罪责尽数揽到自己身上,好让无处安放的所有复杂情感得到宣泄。

  他会想,为什么他和我一起走到一半,就突然不见了。是我太过得意忘形太安于现在了,还是我太相信想回头时他就会敞开怀抱我笑起来时他也会笑了,是我奔跑的速度太快了不自觉偏离了轨道,还是我反应太慢赶不上他降落的速度了。


  直到“面”灰暗下来,“面”里的情景一直都没有任何变化,单人沙发上的韩宇也不曾有过任何动作。

  这就是一幅画了,是画家倾注了自己所有绝望的黑暗情绪所画成的。

  他死了吗?

  王子奇不知道,他以为这个胡浩亮已变成了一具沉默的尸体:他珍爱的,爱着他的,都变成身后挥洒间细小的尘埃,再不能影响他分毫。

  可是生前遇见的人与事,还在因为他或向前走或停滞不前。

  王子奇轻轻拿开韩宇一直遮着眼睛的手,整个手掌都湿漉漉的,有些地方因为蒸发了液体而变得黏腻,总归不会是愉快的。手后面的眼睛不出意外地肿了,眼睫毛因为眼泪凝结成一块,变成丑陋的苍蝇腿。

  韩宇艰难地闭了闭肿大的眼,又一串泪珠滚下来。

  “疼,”说话时他的嗓子连带着明显的不适,嗓音沙哑地冲王子奇说,“太疼了。”

  王子奇听进耳朵里,仿佛有一个摔伤了的三岁小孩儿在他面前,小孩儿满心委屈要找爸爸妈妈发泄,可他找不到了,就只能扒着王子奇的腿冲他心肺俱裂似的哭泣撒娇,抬起惨兮兮的小脸蛋儿说你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在哪儿吗,我要找妈妈,我要找爸爸,我真的好疼啊哥哥,我好害怕,我会不会死掉阿。

  此时此刻,他对着韩宇哭喊着太疼了的言语,哑口无言。他能说什么呢,韩宇,是停滞不前的那个啊。

  所有人都往前走了,带着愧疚怀念往前走了。只有韩宇,不懂事如小孩子,执拗地站在原地,想等到人来,想等到那个会把他的不懂事说成可爱并且十五年如一日惯着的人来,往他的脑门上轻轻敲个脑嘣然后牵起手,或者干脆抱起来,含着笑意说我们走吧,走向未来。他会知道,那是一个谁都不会先擅自离开的未来。

  可是他等了好久,那个人都没有来。于是他迈开脚步来,怕自己离开后那个人却来了从而错过,又怕自己一直等在原地那个人永远不会来,就这么凭着孤注一掷的决心贸贸然闯入时光机器里来。

  他怕自己死,但更怕等不到人来。

  “子奇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韩宇吸吸鼻子,王子奇默然点头,他再接着说,“我们再往前走吧……你会陪着我的,对吗?如果你不想,我不介意的,你可以先走。你放心吧,我一找到线索就离开这里。”

  王子奇摇摇头:“我陪你,你也有个伴。”

  韩宇似是在避免与“面”直视,他偏过头给王子奇一个极难看的笑:“那我们走吧,我们要走快点。”


  后面的几个“面”都只有韩宇一个人,且大多场景都是安静的。一个人呆坐在房间,一个人打开门却只有朋友送来的饭放在门边,一个人行走在街头,一个人占了半边床铺睡觉。

  这些画面韩宇都只是匆匆走过,他的步伐如此匆忙,仿若那些画面都具现化成一只只异兽在后面追赶着他,一不小心稍稍落后那么几秒就会被拆骨入腹。王子奇跟着他,就只来得及对每一个“面”瞟上一眼。

  直到走到一个“面”时,王子奇一时不察,撞上了韩宇猛地停住的身体。他抚了抚自己的胸,正奇怪着,就见韩宇蹲了下来,像是那种突然失了力的跌倒,仅有的意识让他用手撑住了地面。

  王子奇看到“面”里多了一个在之前那么多“面”里始终没有出现的人,是胡浩亮。这本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但韩宇的反应告诉他,事有蹊跷。

  在“面”里,胡浩亮穿着一件宽松的灰色T恤,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精神不太好。但比起胡浩亮,他旁边的韩宇更吓人,双眼无神,面容憔悴,极容易水肿的脸此时已瘦得皮包骨头,下巴尖得就像是蛇精附体。

  胡浩亮在韩宇旁站了很久,也没说什么话,最后俯下身去拥抱这个已经像纸片人一样脆弱的韩宇,一只手抚着他的后颈,轻轻捏了下,安抚性质的。韩宇这才动了动眼睛,鼻子也动了下,似乎是在嗅着什么。紧接着他睁大了眼睛,有行清泪在一瞬间划过,最终隐入了衣领,晕出一小块水渍。他闭上了眼睛,嘴巴肉眼可见地抿紧了,同时颤抖着。

  “他不是回来了吗,”王子奇问韩宇,“有什么不对吗?”

  韩宇抬起头看王子奇。“这是我的梦,”他说,绝望而令人心酸,“我在来实验室之前就一直在做梦,在梦里,他回来了。”

  他一直看着胡浩亮,不想放过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一边看一边说:“你看那时候,我饭不好好吃,还失眠睡眠不足,身体状态真的挺不好的,如果长期下来肯定得猝死。再看现在的我,”韩宇指了指自己的脸,“还是现在好吧?”

  “这都是从亮亮在我的梦里出现开始改变的,在梦里,他每天都监督我吃饭睡觉,就算我再怎么吃不下,他灌也给我灌进胃里面去。我睡不着,他就给我每天晚上固定放一个动画片,还是同一集,一开始他陪我看,后来他看无聊了比我还先睡,你说好不好笑。但我睡不着啊,我又不想让他担心,我就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你还别说,我一闭上眼睛,只要听到他的呼吸声,我就能很快睡着。时间一久,我就养成一种习惯,每天睡前一定要看那一集的动画片,身边一定要有他在,缺一不可。”

  “最后我在现实里也不失眠了,饭也好好吃了,渐渐地还能继续之前停掉的工作了。我每天都期待夜晚的到来,因为那意味着我又可以见到亮亮了。我每天白天那么努力地去照顾好自己,就是不想在梦里的时候亮亮还为我担心。他可是在梦里哎,他又不能跑到现实里去督促我,只好我自己监督自己啦。”

  “他让我不要逃避现实,我不喜欢,因为现实里面又没有他。我找不到他,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之前我看到子奇哥你们发布的那个招募志愿者的消息后,我就突然想,如果梦里有亮亮,现实里也有亮亮,也挺好的。我就这么来了。”

  王子奇几乎要感叹一句韩宇能重新站起来真的是太棒了,即使是在虚假的梦境的帮助下,可总是好的。

  但也只是几乎,因为他随之而来的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确定,这个放的是你的梦里的内容吗?”

  “我确定。”

  “可是,”王子奇顿了顿,“我们看的是三维空间发生的事,是真实,是现实。而梦,不是。”

  韩宇下意识反驳:“你骗我。”

  王子奇说:“作为一个科学家,我告诉你的是,科学不会骗人。1就是1,2就是2,从来不会似是而非的事发生。三维空间是长度、宽度、高度决定的,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而梦境,只是人的大脑里一些芜杂心绪集合而成的虚假的东西,对你现实生活里要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事不会有任何实质性改变。”

  他注意到韩宇的身子僵住了,眼神开始乱飘。

  “我不信。”他说出的话是拒绝的,但慌乱的心已经从言语中透露出了犹豫,显然,他自己也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情感让他一意孤行地抗拒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王子奇神色温柔,轻声慢语:“你不信也行,我们继续往前走,看看后面是不是也是你梦里的内容。”

  韩宇忙站了起来,更是拉起王子奇的手向前走。


  他们已经在这个黑白灰的空间里走了很久,许多个“面”一一从眼前展现过,韩宇从一开始的骨瘦如柴精神萎靡,随着他们越走越远而愈发精神起来,面上的阴郁神色也越来越少,他开始笑,在梦里笑,在现实里笑,并且笑得越来越多。

  胡浩亮呢,韩宇口中说的“梦”里的胡浩亮,也在随着韩宇的变化而变化,起初他的黑眼圈和脸上的疲态是显而易见的,后来韩宇状态好转,他也逐渐轻松起来,时常面带宠溺地看着韩宇。

  他们一起吃饭,起初总是点外卖,后来韩宇下厨,简简单单两三道菜就能吃得津津有味异常满足;他们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看的永远是动画片的那一集,韩宇噙着笑先睡,胡浩亮就帮他关掉屏幕,关掉壁灯,牢牢将人抱在怀里;他们还会一起出去,到大街小巷走一走,走过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走过他们第二次碰到的商场,韩宇还会调皮地在胡浩亮嘴边偷一个吻,即使回到家后也总要把这个偷吻十倍百倍的还回来;韩宇在“梦”里十分热衷给胡浩亮讲些土味情话,据他本人说那些话都是在网路上的电影里学到的。王子奇总为那些情话的矫情肉麻弄得头皮发麻,韩宇本人笑眯眯地,最多红红耳朵。

  这些都是韩宇在“梦”里碰到的,王子奇看着韩宇亮晶晶的眼睛,但笑不语。

  直至他们走到了实验开始那天,“面”没有如前面那么多“面”一样显现出画面来,只灰蒙蒙一片。

  王子奇想了一会儿,明白了,他解释给韩宇听:“这应该是因为你本人进入这个四维空间里来了,如果再要显示出你的画面,这里应该就要放出你在这个空间的场景了,冲突了,跟思维时空出现了严重的相悖性。”

  “那怎么办?”

  王子奇也没辙,他自己低头皱眉琢磨着。过了一会儿,韩宇突然开始拍打他的胳膊,同时喊着:“子奇哥,这人是谁?”

  王子奇正奇怪这会儿那还有什么其他人,但他甫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面”里。

  而背景,则是王子奇再熟悉不过的实验室。

  他脑子一空。

  那个身影在此时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脸,他还拖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远方的苏惠和黄景行凑近了说着什么。


  “他叫杨文昊。”王子奇开口,“是我的一个朋友。”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实验室里?我之前没看到他,你也没介绍。”

  “他是在你们进去以后进的组,因为……出了点意外。”

  “哦……”韩宇点着头,眼睛滴溜溜转了半圈,又问,“你和他关系很好吗?”

  “怎么这么问?”

  韩宇指着“面”中杨文昊的穿着:“他穿的这身衣服,跟你第一天接我们五个人进来的时候穿的是一样的,我记忆很好的,就是颜色不一样。”他又补了一句,“难道你们都喜欢衣服成堆了买?”

  王子奇这才注意到,杨文昊穿的这身,的确与自己的一套衣服是同款不同色——当时自己怎么没注意到?

  同时,韩宇的问题又让他感到些微的窒息:这个韩宇,怎么这么敏感?他回过头观察韩宇的表情,却没看出任何异样。

  王子奇不动声色道:“关系是不错……韩宇。”

  “什么?”

  “我没想错的话,之后我们可能就要看到未来了。”

  韩宇愣了下,然后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会找到亮亮吗?”

  太好了成功转移话题!

  王子奇松下一口气,说:“如果你一直认为之前那些都是梦的话,那么会的,我相信会的。”

  让一个本来就快要踏入死亡的人复活很简单,只要给他一个起死回生丸就好了。而胡浩亮就是那个能救回韩宇的药。起码看过之前那些画面,王子奇是已经百分百确定,是韩宇一直搞错了现实和梦境的界限。

  而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让韩宇明白这一点,让韩宇直面自己的内心,让他知道,他接触到的胡浩亮一直都是真实存在的。

  他也总会清楚,他等的那个人胡浩亮,其实一直都在韩宇的身边,从未远离。那些让他重新振作起来焕发生机的动力,都源于那个从不是他虚构出来的胡浩亮。



TBC

=============================

无责任预告:

1.他不知道原来自己走了那么远,所以回来的路上他是跑着的,带着欢欣,带着歉意,带着溢出心脏的爱意。

2.“我去造一条船,然后划到你那边去。”




评论(10)
热度(63)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