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7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本章剧情缓慢,异常缓慢……

预计2.0完结。


电梯


Let's go?


  7

  胡浩亮到实验室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韩宇在哪。

  杨文昊把他带到“胶囊”前,他静静凝视了几分钟,然后轻声说谢谢。

  “你谢什么?”杨文昊提醒胡浩亮,“我必须要告诉你,韩宇他有可能回不来的。”

  胡浩亮缓了口气:“那也好过我看不到他啊。”他伸手碰触到“胶囊”上的透明可视窗,动作轻轻地,就像切实地抚摸着爱人安静的面庞。

  杨文昊心中一动。他突然想到自己也是这么摸过王子奇的,在一个祥和的清晨,前一夜的性爱让王子奇比平时晚醒,空气中的尘埃在太阳光的作用下变得清晰可见,他就着纷飞的尘埃隔空描绘过五官轮廓。

  那时候的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呢?

  杨文昊还没想出答案来,胡浩亮一只手伸到了眼前:“你好,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胡浩亮……韩宇的爱人。”

  他连忙也伸出手与对方握住。

  “我叫杨文昊,是时光机器的前期主要研发人员之一。”

  胡浩亮微微一笑:“我知道你。”

  杨文昊惊讶问道:“是吗?”

  “不光你,我还知道有一个叫王子奇的,他也在这里吗?”胡浩亮松开手,四处看了看,杨文昊示意另一个“胶囊”,“他在这里。”

  胡浩亮才注意到那个“胶囊”里也躺着一个人,两个机器之间有个连接装置。

  “因为你的韩宇没有在机器使用时限内醒过来,我们就做了一个能源连接装置,好让机器能够持续运作下去。王子奇在的那台机器,就是负责维持韩宇那个机器运作的。”杨文昊解释给胡浩亮听。

  “你有怨气我也理解……”胡浩亮换了句话说,“我很抱歉因为韩宇的缘故,让你们也以身犯险了。”

  胡浩亮话说得太漂亮,杨文昊也做不出乱撒怒气鸡蛋里挑骨头的事,只好沉默着,刚好苏惠和黄景行两个人走进来了,就把他们也招过来,一一给胡浩亮介绍。

  简单的问好结束,苏惠实在好奇胡浩亮和韩宇的情感纠葛,胡洪亮只好把之前自己出了点意外住院以及之后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那个申请书发给你们的,那段时间他的精神状态已经比一开始好太多了,我一下子就放松了,也是我的失职。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胡浩亮满怀歉意。

  苏惠此时眼圈微红。“没什么的,你也不容易,你们都不容易。”她叹了口气,擦擦自己眼睛,又说,“其实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所有的变动都是由韩宇来决定。你也不要难过,如果韩宇真的回不来了……”

  “他会回来的,只是时间问题。”提及韩宇,胡浩亮眼神都变得温柔,语气笃定。

  黄景行问他如此肯定的原因,胡浩亮只说“我跟他认识了十五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再不肯说其他了。

  三人面面相觑,苏惠妥协,问胡浩亮:“我先带你去韩宇的房间吧?你先好好休息,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也好。”胡浩亮其实已经很疲惫了,如果不是还有韩宇一口气吊着,恐怕他下一秒就会因为失力而瘫倒在地,“麻烦了。”

  杨文昊突然叫住胡浩亮,问出了从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还有子奇……你从哪里知道的?”

  胡浩亮愣了下。“我和韩宇关注过好多年前的一个全国科技大赛,那次比赛最佳创意奖的得主是一个叫The soul的双人组合,是你和王子奇吧?”他顿了顿,“林梦跟我们谈起你们的时候,最常说的就是友谊这个东西,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你们还记得The soul?”

  “让我和韩宇都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胡浩亮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杨文昊呆站着,片刻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液体,带着一股子淡淡的铁锈味。

  黄景行担忧地看着他:“昊子?”

  杨文昊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他刚刚只是,有点为还有人记得The soul而感到开心。


  在黑白斑驳的空间里。

  “那就是梦,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梦会出现在这里,”虽然韩宇并不认同王子奇所说,但显然他喜欢这个会找到胡浩亮的结果,“我也觉得我会找到他,他从没有丢下过我。”

  韩宇自小便与胡浩亮在一起学跳舞,只是伊始两个人都少言寡语,随着年龄的增长交流才逐渐多起来。直到王子奇看到的第一个“面”的那个时间点,两人已经十分熟络,也正如第一个“面”所展现的那样,两个人之间主动挑起话头的是韩宇,话多的那位是韩宇,甚至连最后表白,也是韩宇。

  韩宇说到这段儿时就忍不住笑出来。他和胡浩亮一个人在首都,一个在S城,哪怕科技的发展带给他们不出两个小时就能跨越两个城市的高速,但他们还是逐渐减少了联系。两座城市之间隔着的无数山川河流,在一分一秒中消磨着连接两个人的那根线。

  彼时韩宇事业受挫,几乎不再练舞了,酒瓶常伴身左右,之后他千杯不醉的酒量就是在那段时间里练出来的。常人夸他酒量好,也只有亮亮一人懂个中辛酸。

  冥冥中他又想起了小时候与胡浩亮一起跳舞时候的场景,虽然场地简陋道具简单,两人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流,胡浩亮也严厉得很,只拍着他的大腿说韩宇用力。但怎么就是中了毒一样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呢。

  于是借着残余的酒劲,他给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发送了一个通讯请求。胡浩亮在接受请求后与韩宇一起沉默了会儿,然后问。

  [来跳舞吗?]

  这个简单的问题,直直戳中了韩宇的内心。他也想问胡浩亮这个,只是没问出口,因为他不确定,两个人在不同的天地走出了不一样的路,变成了不一样的人,胡浩亮还愿不愿意和如今这样的自己一起跳舞。

  韩宇想回答说好,但他只会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发不出声音来。那边的胡浩亮疑惑地叫了声韩宇,他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说好,我刚才在点头呢。

  胡浩亮轻笑了一声,他的嗓音哑得独特,有种把人苏断腿的磁性。而用这种磁性笑出声来,则又是一种勾人魂魄。

  韩宇便在这被诱惑的云里雾里中徒增了莫大的勇气,他下意识直起上半身,空闲的手整理乱糟糟的头发,清嗓,带着掺杂了数年慢慢积累成山的情感,和还像个半大孩子一样的青涩与忐忑,一句酸酸甜甜的话就这么莽撞地冲出了口。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以后我想一直和你跳舞,想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请问可不可以?]

  王子奇有些诧异,但他更好奇当时胡浩亮的反应,就问韩宇。韩宇收起从方才就要咧到耳朵根的笑,低头不语,半天才抬头,腼腆地,仿若看到多年前那个紧盯着通讯界面的大男孩。

  通讯那头一度没了声音,男孩将设备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确认没有发生任何错误后,才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叫胡浩亮的名字,说你不能当没听到也不能拒绝我不然小心我现在就订票飞去首都你一辈子都不能摆脱我……

  越说越离谱,胡浩亮打断了他的话,声音里含着笑。

  [我刚才在点头了。]

  酒精永远是最好的催化剂,男孩儿先前因为紧张和失落而逼出的泪意,在一瞬间直达眼底,径直顺着面部轮廓滑落下来。

  韩宇对王子奇说:“我迷失的时候他还会想要和我一起跳舞;他不支持我的决定,但他仍然会给我鼓劲加油;他应下了我的告白,哪怕当时我还以为他没有喜欢我像我喜欢他那么多,我也开心。”

  他眯弯了眼:“然后我问他,你在哪儿啊?当时我真的有个想法,就是马上拿到一张可以即刻去往亮亮身边的票,越快越好的那种。”

  “结果你猜怎么着?”韩宇咧开了嘴,“我和亮亮还是很有默契的。”

  醉意上了头,他险些抓不住通讯设备,抬头时在泪眼朦胧间看到客厅的壁灯亮起来,暖黄色的光线穿进漆黑的卧室,就像是在给黑暗中缓慢前行的他点了一盏灯,光不大,但已能看清脚前的路,是最适合他的光。

  韩宇茫茫然看到一道人影逆着光站在了卧室门口,设备微亮的荧光只照出了那个人的脸部。

  他从那双盈满了水般温柔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狼狈不堪,但却张开了双臂,以一种足够委屈的姿态,寻求一个他奢求已久的能容纳他所有小情绪的温暖怀抱。

  来人向他走近,然后收拢在怀,任凭韩宇把满脸泪水鼻涕水尽数蹭到自己的衣物上。通讯和现实在此刻交织。

  [我在这里。]

  “他停掉了当前的工作,他来找我。”

  “我很少哭,真的,”韩宇说道,“只是我在亮亮面前,好像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儿,幼稚敏感爱撒娇还有胡搅蛮缠……这些小破孩该有的,我在面对他的时候就总是会被翻出来暴露无遗,但是我可以自在地做最真实的韩宇。因为他知道我在人前的时候什么样,知道我私底下一个人的时候什么样。我跳舞从笨拙到熟练,从巅峰鼎盛的时期到跌落谷底,他都在,从而也知道那些时候的我什么样子。我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他都知道,那我何必在他面前遮遮掩掩呢?我甚至怀疑他老早就知道我对他不只是师徒情兄弟情那么简单啦。”

  “可能我在他面前很好懂吧,”韩宇补了一句,又撇撇嘴,“在喜欢的人面前还要掩饰自己,也太累了吧。”

  王子奇本想在韩宇斩钉截铁亮亮从未丢下过他时就反驳一句什么,再矢志不渝的坚硬的石头,总有一天也会被海浪和狂风侵蚀掉,更何况人呢。可是现在他想了想,还是选择不予置评。韩宇注意到王子奇微微皱起的眉:“有什么问题吗?”

  王子奇一向不热衷插手别人的生活,但或许是作为韩宇和亮亮的爱情故事的直接听众,他竟然也真情实感起来,决定友情提示一下。

  “你太孤注一掷了,你把自己所有的筹码都all in,万一输了,就是全盘皆输,怎么办?”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弄?”

  “要给自己留有余地,”王子奇一边说一边观察韩宇脸上的表情,“all in就是把自己的全部都放上了赌局,除非结果绝对,否则就是太冒险了。”

  韩宇歪歪头:“可是对我来说,爱情从来都不是什么赌局。就算是,我赌上全部,是因为我相信我的对手也会all in。”

  “如果不会呢?”

  “那也很简单,”韩宇说,“及时行乐。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不是吗?也许下一秒我死了,也许再下一秒我又被救活了,或许下一幕里找到了亮亮,或许找到的那个亮亮又是梦里的。我们什么都无法保证,所以就今朝有酒今朝醉咯。如果没能在输之前好好爽一把,那种追悔莫及的感受我敢保证,你绝对不会想要体验的。”

  “而我最幸运的,就是正如我相信亮亮绝对不会剪断我和他相连的那个风筝线一样,他也相信只要他收一收线,我就能回到他身边。按你的说法,我和他其实都赌上了全部。我们两个,都不怕输。更何况,我们两个人都觉得,爱情不是赌局也不是游戏,它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给你力量,让你变得强大,给你软肋,让你变强大的同时也拥有了柔软的人情味。刚柔并济,才得以平衡。爱本来就很艰难啦,但是如果有人和你一起分担做这件事,一直做,坚持做,到最后爱就变成了一件最有价值的事情。”

  韩宇看了一眼王子奇,有点疑惑:“爱情从不是用什么三维就能简单概括的,赌局、游戏,放在爱情上,在我看来就是对这种情感的不尊重。你们科学家对感情,尤其是爱情,都这么看的吗?”

  “也不是所有科学家都这样。”王子奇说。

  韩宇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王子奇的下一句话,只好放弃,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说:“好吧,结束这个话题,我感觉你好像不太开心了。”

  王子奇摇摇头。

  “那我们继续走吧。”韩宇说,“希望下一幕不要再出现梦了。”

  及时行乐,王子奇在心里默念。他想到在杨文昊的膝盖上有个纹身,字形繁复,横贯了整个膝盖骨,气焰嚣张。那个纹身,纹的就是一个“及时行乐”。

  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一副严严肃肃理性至上的样子。起码,杨文昊不是。所以他和杨文昊的处世态度完全不同,也难怪两个人会在短暂交往三个月后就迅速分手了吧。

  在恋爱时谁不是真心的呢,只是杨文昊一贯的及时行乐让他太过漫不经心,而王子奇是怕自己承担不起赌上所有的代价,所以把这段关系当成一场博弈,只放上一点筹码,在你进一步我退一步的权衡中享受恋爱。当时不觉得,结束关系后才发觉,人一心不能两用这句话说对了,兼顾自己的权益和一场恋爱,是真的累。

  这种累,会把之前恋爱关系中甜蜜的回忆都一点点侵蚀。恋爱时有小鱼小虾亲吻你的脚,你痒意难耐,笑着把脚抬起来,看到的却是沾满污泥的脚。你以为你在大海,其实那只是一片滩涂。你要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才能安全走回岸边,不至于泥足深陷、裹足不前。

  他的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到岸上时已经疲倦不堪,再加上这片滩涂没有能吹干他额头上的汗珠的风,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就成了必然。

  更何况,他喜欢的是纯粹的大海,不是大陆与大海的连接物,不上不下,总吊着人难受。



TBC

============================


评论(2)
热度(73)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