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8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1.7

很重要的一章,也不知道在我的表述下你们能不能看明白,所以有疑问的话就来问呀,我都会解答的。【其实是来求评论的【gun

另外近期可能会有个师徒orVZ的新掉落。


电梯


Let's go?



  8

  在王子奇没有注意的间隙,韩宇悄悄回头看了眼。

  韩宇一直认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再会伪装,眼睛总是最不会说谎的。他能从王子奇眼里看到温柔和宠溺,但又不止这些,还有其他像鞋子里跑进来的石子一样的东西,十分膈应。

  难道王子奇和那个叫杨文昊的感情出问题了?他咂咂嘴,可是也不对啊,之前林梦不是才刚说他俩又怎么怎么虐狗了吗,这么快就……?

  不对,韩宇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不能拿他和亮亮之间的感情来套到别人的爱情上去。胡浩亮与他,太不一样了,连情侣间热恋过去就会出现的争吵冷战,在他和胡浩亮身上就延迟了好几年。

  韩宇想起了很多年前华国举办的一次科技大赛,当时两人已经在一起两年多,鲜少有过争吵。因为他们都了解对方,知道他喜欢逞口舌之快,知道他喜欢实干多过于话语,所以偶尔有口角之争也总有一方率先低下头来,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他听过朋友向他吐槽无数感情问题,女友的任性难哄不可理喻,男方拉不下脸总有自尊心作怪。每一次倾听朋友倒的苦水,韩宇心里暗暗庆幸,幸好他与胡浩亮知彼如知己,从而令这段恋爱关系得以完好延续。

  可惜说什么来什么,那次科技大赛他侥幸抽到了两张门票,拉着胡浩亮一起去凑了个热闹。中间发生了什么韩宇也忘得差不多了。总之在一副冷凝的氛围里,他硬着头皮看每一组展示过去,一直看到最后一组,胡浩亮坐在他旁边的位置,安静地,全程不曾与韩宇有过半句交流。

  散场的时候韩宇赌气挤过胡浩亮,凭借着瘦削的身躯,就像尾游鱼迅速穿过人潮,眨眼间就啪嗒啪嗒着尾巴不见了。

  胡浩亮?

  谁管他呢。

  说好的大赛之后吃虾子,也伴随着两个人迟到了两年的冷战化为泡沫。

  当时是因为什么才导致了那个局面呢?韩宇已然记不清,但他还记得自己一次次腆下脸去伸手想要触碰胡浩亮搭在大腿上的手,小动物似的想去讨好,想要寻得原谅。他的动作那样小心不被人察觉,可还是在触碰到肌肤的时候瞬间落了空,无措霎时侵染,冰冷的空气让他的手指蜷缩起来,然后惶惶然地撤回来。

  独自坐地铁回家,车厢轻微晃动带进地下阴凉的风,韩宇搓着手臂赶走那些鸡皮疙瘩,方后知后觉:原来当胡浩亮不想再迁就与纵容了的时候,他竟然能这么轻易地被抛下。尽管看上去是他抛下了胡浩亮先走一步,但那不过是对坑坑洼洼的心灵的一次粉饰太平,自己给自己的强行安慰罢了。

  而他还记得一个关于那次大赛的一个信息,那就是The soul。这是大赛里最佳创意奖的得主,The soul有两个人,一个叫王子奇,一个叫杨文昊。甚至可以说,是The soul目睹了他恃宠而骄种下的因结出了怎样的恶果。

  如果在The soul展示前他就去上了个厕所,或者离场去吃烧烤就好了,如果他不来这个科技大赛就好了,如果他一开始没有参与抽门票的抽奖活动就好了……这是不够成熟的嫁祸,小孩子坦诚相待,大人才会找借口。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找借口。

  时隔多年,在“易燃装置”协会聚会时再次听到这两个名字,仿若还发生在昨天的冰冷刺骨之感扑面而来,他打了个寒颤,一直关注着的胡浩亮在第一时间轻捏了捏他的手掌,无声地宽慰。

  于韩宇,于胡浩亮,那都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但话题提出者——林梦并没有注意到韩宇和胡浩亮这边的异常,他继续控诉他的两位好友的撒狗粮行为,搞得他夹在两人中间是怎样的万分委曲求全。

  林梦讲的次数多了,加之胡浩亮每次沉默但极具存在感的抚慰,韩宇的注意力渐渐转到王子奇和杨文昊身上。拜林梦所赐,他知道了这两个人是校友,是互相认识了十五年的好朋友,也知道了他们突如其来成为了一对情侣。

  韩宇和胡浩亮也是认识了十五年,相同的时间长度让韩宇在不经意间会将王子奇和杨文昊的恋爱与自己的放在一起。

  林梦不明白为什么两人的相处模式没有变化,韩宇却懂。他道既然双方都已相处了那么久,贸然的改变会让两个人都不适应,那还不如就依着已经磨合了十五年的相处模式来过,这样两个人都能在最舒适的状态下享受恋爱带来的甜蜜。

  林梦抱怨之前习以为常的互动现在看来都是一把狗粮,韩宇笑道心境不一样了,看事物的角度和所带的感情色彩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韩宇说这些话的时候一把软骨头恨不得瘫在了胡浩亮身上,林梦的眼神就轻飘飘落在韩宇上。“我进这个协会有一小部分原因就是不想再吃狗粮了,”他说,“没想到这儿还有一对等着我呢。”

  胡浩亮扯着韩宇的白色发带,一边教育道:“差不多就得,也别太关注那两个大人物了。”他这句话说得不轻不重,表面上是骂韩宇一句,实则是包庇韩宇的意思,这份十足的宠溺落在林梦心上就又是一支利箭穿过,落在日后于现实与梦境彷徨的韩宇身上,就是包裹着糖衣的砒霜。


  昔日一对情侣陷入冷战,另一个组合正盛;后来那对情侣已经携手誓要走完后半生,组合的两个人也陷入了恋爱的浪潮;如今缔结婚姻的两个人,一个不知所踪,一个走在寻找的路上,那个组合的人却要走向分手那条路了吗?

  韩宇在心里唏嘘,同样是十五年,却走出了不一样的路,每条路不总是风雨无阻,各有各的苦楚。而爱情,是不能被类比的,更何况是由不同的四个人造就的两段截然不同的爱情呢。

  他正出了神,不察被碰了碰手臂。

  “怎么了?”

  王子奇示意他往前看。

  原来是他们已走近了新的一个“面”。王子奇跟着韩宇走了几步,忽又看到他停下脚步,踌躇了好一会儿,很是纠结的样子。

  最终他回头问了一个问题:“梦,还会出现吗?”

  王子奇怔愣了一秒,眨眼间心里闷闷笑开。

  真是奇了怪了,都要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样藏不住心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真是一头急吼吼的小狮子。

  即便心里对韩宇多般调侃,王子奇面上表情还是不变。“你是希望他出现,”他一边说一边观察韩宇,“还是不希望呢?”

  韩宇的心思其实也用不着王子奇特别注意,因为一半心思都表现在了脸上,另一半么,大多都被他自己说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我不想要梦出现,不然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亮亮呢?可是我又想看到亮亮,那个梦是我做得最真实的梦了,梦里的亮亮也是最没有违和感的了……”韩宇苦恼地抓自己头发,半晌向王子奇求救,“我怕。”

  王子奇也曾受过某人的撒娇攻击,来势汹汹,让他分秒间溃不成军。现在韩宇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撒娇,王子奇因此立起了鸡皮疙瘩。

  这是哪块小甜饼,王子奇心里暗叹,尚不熟识的人面前韩宇就敢这么撒娇,要放胡浩亮面前,岂不是要上天入地了。

  这么一想,他还真是个神仙,竟然能忍住这猛烈的攻势。这么想着,王子奇对胡浩亮起了敬重之心。

  三维空间里的胡浩亮莫名打了个喷嚏。

  言归正传,撒娇归撒娇,胡浩亮在韩宇身上的下限低到了地下,但王子奇不是胡浩亮,该做什么再怕还是得老老实实做。他用了点力,转过韩宇的头,然后推着韩宇企图往不远处的“面”挪动。

  但韩宇的挣扎力度出乎意料地大,折腾半天,两人几乎只动了两步。

  王子奇实在没法了,他脾性一向是圈内认定的好,很少凶人。这时候就算是要凶一凶韩宇,想到他与自己也没什么交情,又是人家胡浩亮心尖尖上的宝贝,谁家的宝贝不是宝贝呢,要教训也轮不到他来教训不是。因此狠话憋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只好无奈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韩宇咬着嘴唇,不说话。

  韩宇在怕什么,王子奇心知肚明,因此宽容的限度尚有额度可供使用,他安慰韩宇:“想想你的亮亮,如果你因为害怕就不往前走了,万一前面有他的踪迹出现怎么办,你不是永远错失这个找到他的机会了?”

  “有些事情不管怎么样,它都是横在你眼前的大山,你必须要去面对它,然后征服它。你不要怕,在这个时候,怕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了。”

  “我想知道你怕过吗,”韩宇松开牙齿,下嘴唇上一排齿痕,可见方才用的力气之大,“还有……”

  “我一直都在怕,”王子奇浅淡一笑,但笑意一瞬而逝,打断了韩宇接下来的话,“这样吧,我跟你做一个交易。你只要一直往前走了,每过一个‘面’,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或者说……我的秘密。”

  “……好,成交。”

  于是韩宇在王子奇“护送”下一步步靠近“面”,直到“面”出现了雪花样的画面,两人才停下来。

  满屏的雪花很快就消失了,画面的背景仍然是实验室,几个穿着白褂的科研人员在实验室里属于自己的位置做着什么。实验室里的大屏幕上的时间变成10:00,有另外一个人走进来。

  走进来的人他们都认识,是杨文昊。杨文昊手里拿起调控板检查着什么,时不时走到其他科研人员的位置上低头询问,然后一只手在调控板上点几下。

  这样的画面持续了有一两分钟,之后实验室的大门被打开,一只脚踏进门内,还未等韩宇和王子奇看清那个人是谁,“面”兀自黯下来,画面定格在那只脚落在地面上的当口。

  一个公认的事实,好像就是认真工作时候的男人是最好看的,尤其是侧颜,满分秒杀。不管韩宇与王子奇承不承认,这一“面”好似就是在确认那个事实的真实性的。

  韩宇打破了笼罩在两人之间的沉默:“杨文昊……挺帅的哈。”

  “是吧,”王子奇微笑,“按刚才我答应你的,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

  “不不不用了,”韩宇连连摆手,“我无缘无故地就得到了你的一个秘密,我们又非亲非故的,不太合适,也太不好意思了……”

  王子奇按下他的手:“我答应你的,就不能食言。”他顿了半会儿,指着已经化为深灰色的“面”,里面还有一个男人,正偏过头看着实验室门的方向。

  “我喜欢他。”他说。

  王子奇看到韩宇惊讶地连嘴巴也合不上了,也不作他想。方才那句话以前只觉得说出来会如千斤重,但如今才知就像充满了气的气球,一吹就飞走了,再伸手也抓不回来。

  原来是这样。王子奇恍然,他一开始抱着帮助韩宇从而完成实验目标的心来,却没想,走到了这里,韩宇的病没好,该帮助的没帮助到,他自己反被韩宇和不在这里却存在感极高的胡浩亮,潜移默化地改变了。

  韩宇一早便知道王子奇和杨文昊的关系,所以并不对此惊讶。他惊讶的是,王子奇,竟然说出来了,对着一个研究项目的实验对象。起码根据这段时间的相处,韩宇是想不出来王子奇会有这种操作的,甚至他还怀疑王子奇是被自己附身了。

  但很快韩宇又想起了林梦评价王子奇时给出的一个形容词:单纯。

  单纯,这算吗?

  什么情况下,人会说出喜欢这个字眼呢。鼓胀的情绪无法再继续压抑的时候,恋人之间互表心意的时候,还有局面失控无可奈何想要挽留的时候。

  那什么样的人,会与陌生的第三人倾诉自己的心意呢?

  总不会是王子奇那样的人吧,他喜欢杨文昊,可他也同样喜欢自己不是吗?


  之后的路异常漫长,两人又互相沉默着不说话,就显得他们走得比之前还要多。韩宇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以至于当他看到迎面而来的“面”里的胡浩亮,脑子里竟只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如果亮亮在就好了。

  胡浩亮在这儿。

  “面”里,胡浩亮穿着宽松的灰色上衣,下装与上衣明显是一套,也是宽松款的灰色休闲裤。他戴着顶白色的帽子,光线投射到帽檐上,在他的鼻子以上部位都留下了阴影,让人看不清胡浩亮是以怎样的眼神注视着“胶囊”里的韩宇。在胡浩亮的不远处,同样站着杨文昊,他正对着的,是王子奇所在的“胶囊”。

  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两个人颇有默契地沉默着,看着不同的人,或许在心里说着不同的话,或许什么都没说。

  韩宇的大脑即刻当机,有无数只猫在脑子里翻滚着搅乱毛线团,乱糟糟得使他几乎要窒息了。

  王子奇走到韩宇身边。

  “这不是梦吧。”他问,以一种肯定的陈述语气,也不期望韩宇会给他回应,“之前的交易,我要再告诉你一件事。”

  王子奇看着杨文昊,他在四维时空里看,不说不做,三维时空的杨文昊就不会知晓别有洞天。正如他和杨文昊曾经在吊桥上的对弈,都不率先更进一步,就永远看不清对方眼中的自己,就会把一切心动都归结于杀千刀的多巴胺。

  “我和杨文昊之间隔着一条河,桥断了,要么他游过来,要么我过去。”他突然笑,灿烂地让人心都暖了,“我不怕了,你也不要怕,韩宇。翻过这座山,跨越这条河,你想要的,都会有。”



TBC

========================

默默吐槽一下自己的取名废,写到这里了才发现,这篇其实不能叫逃离第四维,应该叫呆在第四维。

逃离第四维大概只集中在下一次更新里了。【再次嫌弃自己




评论(6)
热度(83)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