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妄想感情[上]

虚拟歌姬设定,一个冷门的设定。

内有几个专有名词,我在文章结尾分别有简单解释,再有不懂欢迎来评论区提问。

题目灵感来源:初音 - 妄想感傷代償連盟 戳左边超链接了解更多。

电梯


Let's go?


  1

  胡浩亮下班后从公司到家,首先要在地铁上坐过三站,转四号线,再坐两站,出了地铁站后往右走过一个红绿灯,最后再走个100米左右,才算是到了小区门口。

  他扶了扶帽檐,单元楼下的一位老大爷叫住他:“你对门的那一家子要搬家了。”

  胡浩亮回忆了下:“老是大清早就叮铃咣啷打孩子的那个?”

  “是啦,”老大爷手里拿着把印着广告的圆扇子,摇头晃脑,“今天刚开始搬家,动静挺大的,左右也不过这几天,唉,你就忍忍吧。”

  “哎好。”

  胡浩亮应着,一边走进楼道,直上四楼。另一扇门前果然乱七八糟地堆着东西,几乎要把他家门口的地都占了。

  掏出钥匙,打开门,开灯,关门。

  胡浩亮把手中的餐饮盒子放在餐桌上,刚拆开包装盒,手机的呼吸灯亮起来。他点亮屏幕。

  是一个名为“这就是调♂教”的群的消息。

  Viho:@Spark 你真的不来合作祭吗?

  胡浩亮笑了笑,回他。

  Spark:我只做一个歌姬的曲子。

  Viho:知道啊,你从一开始就是调教Yu的。但这跟你和我们一起搞合作祭并不冲突。

  你林大将军:对啊,你在合作祭里照样能做你Yu的个曲嘛。

  Spark:我Yu过气了,再放合作祭里面不太合适。你别费心再找我了。

  他又补了一句。

  Spark:但在我心里他永远都是最棒的。


  Yu是几年前开始正式出道的虚拟歌姬,这一声库的特点就是性能高,与人声的兼容性近乎满分,有自然的呼吸音。但因为合成Yu的音乐合成软件出土的声库多且不精,所以一开始并没有人关注到这个声源。

  当时胡浩亮作为P主已经三年,在网站上小有名气。三年里他尝试过许多音源的调教,虽然受过许多好评,但自己心里总还是感觉缺了点东西。真要他说,却说不出来。

  直到他接触到Yu。

  毫无疑问的是,在他一听到Yu的声音的那一秒,他的脑海里仿佛就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儿的身形。

  应该是会对自己所热爱事物永远抱着赤子之心的人,像头小豹子一样充满活力,活蹦乱跳,又能黏糊糊缠在你身边的那种人。

  胡浩亮是第一个将Yu调教出曲的P主,尽管第一个曲子并不完美,但他已经从曲子中看到了Yu的无限可能性,是Yu填补了那个胡浩亮认为的空缺。

  他到网上去查阅Yu的资料,最后在一个小论坛里才找到Yu的人设形象,生日是5月31日,双子座,专一,与相熟的人很会撒娇。身高170出头,笑起来时脸颊边会有两个并不明显的小酒窝,喜欢跳舞喜欢吃,尤其喜欢唱林俊杰的歌,厨艺不错,但只会烧辣的菜,擅长的菜是水煮肉片。

  资料比胡浩亮所预想的要多得多,甚至连最喜欢的一句话都有:把热爱的事情做到极致便成了价值。

  随后他把这份异常详细的资料都搬到了百科条目上。

  后来,网站多了一个专门调教Yu的P主,名为Spark。

  Spark调教Yu的第三支曲子成功让人们注意到Yu上。在那一首歌曲中,Yu的嗓音成功毫无违和感地融入了伴奏中。人们都惊艳于虚拟歌姬的嗓音竟然能如此接近人声,在每句歌词之间竟然都能听到换气声。

  这个虚拟歌姬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性能这么高,天哪为什么我们之前都没注意到它!在那首音频的评论区,每天都有人问这些问题。

  起初胡浩亮在评论区统一回答,说他叫Yu。

  后来,关注到Yu的人多了,也有更多的P主尝试去调教一下这个歌姬,Yu的作品从而越来越多,一段时间中,网站的榜单上十支曲子起码有七首是调教Yu出来的成果,还有三支曲子,是唱见翻唱的Yu的歌曲。

  Yu的性能高是真的,但它也有致命的缺点。如果既想要展现好它的好性能又想要克服掉缺点,就十分地难了。

  曾有厉害的P主调教出一个作品了,大众观感反应这是个好歌曲。但是,等网友们冷静下来,把那些歌曲对比一下,看来看去,竟然还是Spark调教出来的样子,最完美。

  这样的言论放在评论区,难免引起过激的讨论与骂战,最后,是那位P主出面才偃旗息鼓。

  胡浩亮,也就是Spark,在这个时候发布了另一首歌曲,还是调教的Yu,也没对那场骂战多说什么。网友们听了歌曲,纷纷心满意足道,这才应该是Yu的样子。

  久而久之,Spark被网友们有意无意和Yu绑定到了一起,俨然成了Yu的专业户。有Spark的老粉不希望他被捆绑,怕他因此就不再调教其他虚拟歌姬出曲了,多次给Spark发站内信,询问他的想法,让他不要被外界的因素打扰。

  胡浩亮一概不理,他选择在之后发出Yu单曲的简介区,表明自己的态度。

  在调教/作词/作曲/编曲/PV/封面之后,他写道:从一开始我听到Yu的声音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他的无限可能性,而各位听众们的反应也证实了我的看法,我为他骄傲。但是Yu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子,他在我脑海里也才不过十三四岁。所以我想给他写故事,希望他能从一只小豹子开始慢慢长大,并期望他能成为草原上跑得最快的豹。我会一直在。之后我可能会把重心都放在Yu上面,不会再去调教其他歌姬了。


  胡浩亮将Yu推向了舞台,创作了许多良曲,也让更多的人喜欢上了Yu。

  可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为Yu的调教难度比较高,再加上因为Spark在调教Yu上的垄断性地位,但凡出现一部不是出自Spark之手的,都会被拿来与之比较。哪怕胡浩亮再费了心思推广,热度也是暂时的,过个一两年,有更优秀的虚拟歌姬出来,Yu还是只能退一步,在更为小众的圈子里自嗨。

  简单来说,Yu还是过气了。


  这就回到了一开始的话题。

  “这就是调♂教”这个群的成员都是网站里的P主们,其中以Viho、Spark为主的都是网站里资历算老的P主了。最近Viho和群里的其他人商量了下,要一起合作出一个虚拟歌姬的合作祭。

  这要放在一年前还好,如果邀请胡浩亮参加,他肯定答应来。但放在今年,就连是Spark制作的Yu的单曲,也不再是热门榜单上面的常客了。把鸡蛋全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最坏结果,就是一损俱损。

  胡浩亮心知肚明,可以说是他一手养成出来的Yu,现在已经不是其他人眼中的珍宝了。

  下意识地,他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宝贝。

  所以他拒绝了Viho。


  2

  一周过后,胡浩亮下班回家,发现单元楼门口贴着的出租五楼房屋的告示没了。

  老大爷还是那位老大爷。

  “这个广告没贴出去多久就被物管撕啦,”老大爷喝了口杯子里的水,热气蒸腾,他的眼都舒服的眯起来了,“据说要搬进来一个年轻人,明天就搬。”

  他又瞅了眼胡浩亮:“也跟你差不多大吧,也好,你们年轻人多凑一起聊聊天,别跟我们老头子一样就好咯。”

  胡浩亮点点头,跟老大爷告别后就钻进了楼道,慢悠悠上了四楼,发现刚空了没几天的自己家门口又堆满了不少东西,对门的门半开着,泄出影影绰绰的人影来,隐约还能听到说话声。

  不是说明天才搬吗?

  心头的疑惑一闪而过,但胡浩亮也并不太在意,拿出钥匙开了自家门,关上房门,一切就都被他隔绝在外。


  第二天是周六,胡浩亮前一天晚上刚熬了夜做曲子,一直弄到凌晨三点才告一个段落去睡了。奔着一觉睡到自然醒的目的,他临睡前把卧室的厚窗帘拉上,隔绝了一切光线,以求不被打扰。

  可事与愿违,他被门铃声吵醒了,惺忪的眼看到时间已到正午12点,那门铃声又跟催命似的锲而不舍地响着,他只好认命起床,拖着疲惫的身子开了门。

  “谁啊……”

  来人陌生的脸上立马扬起讨好的笑:“你好,打扰了,我叫韩宇,是刚搬进来的,就是你对面那家,”他身子侧向一边,手指戳了戳对面的门,胡浩亮发现昨天还堆着东西的楼道已经被清空了,“以后咱们就是邻居啦,我早上没吵到你吧?”

  胡浩亮有较为严重的起床气,但不知怎么,这次对着这个叫韩宇的人,却发不出来了。只是现在他刚醒过来,实在没什么精力处理人际关系,便搪塞道:“没有…你还有事吗?”

  韩宇愣了愣,转而笑:“没事了,我就是特地过来跟你打声招呼。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也还要出趟门。”

  胡浩亮胡乱点着头,旋即关上门,将这一插曲抛之脑后,睡意侵袭,仅存的意志力只够他走到床边,之后就又沉入了睡梦之中。


  胡浩亮一直睡到了晚上五点,洗漱完毕后外面已经落日西斜,夕阳的余晖洒满大地,饭菜的香味顺着轻风飘进来,直勾得胡浩亮的肚子也要叫起来。

  胡浩亮决定刷完鞋后就订个外卖吃,正想着定什么外卖,门铃在今天第二次被人按响。

  擦了擦手,透过猫眼只看到来人的头顶,头顶上有一个小发旋。

  他打开门。

  “你好,又是我啦,韩宇,”青年笑着,颊边笑出一个小酒窝,“你还记得我吧?”

  胡浩亮懵了一会儿,半晌才记起来中午的那个小插曲,他点点头。

  青年松了口气:“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

  差点就要忘了。胡浩亮在心里默默道,但这话不能在人面前说出来,他换了话题道:“你有什么事吗?”

  韩宇摸摸鼻子。“也没什么事啦,就是……我今天刚搬进来,有点兴奋,晚饭菜做的有点多了,一个人吃不完,扔了吧又怕浪费……”他边说一边还小心地自下往上看胡浩亮的神色变化。

  胡浩亮懂了,合着这是拉进邻里关系来的。他无意和人有过多的来往,每天下午都在楼道口撑着把椅子休息的老大爷已经是他唯一一个相熟的了。

  “小区有个流浪猫狗收容所,”胡浩亮委婉地拒绝,肉眼可见韩宇低落下来,“你可以把吃剩的都送到那里去。”

  “好吧,”韩宇的语气干巴巴的,“谢谢你了。”

  他蹲下拿起放在地上的小锅,站起来的时候香味钻进了胡浩亮的鼻子里。

  韩宇走的速度那么慢,一步拆成两三秒走,头微微垂着,胡浩亮甚至毫不怀疑,如果建国后动物可成精,他一定能在韩宇的头顶上看到无力耷拉着的耳朵。

  如果在这时候叫住他,那对耳朵一定会马上立起来吧?

  胡浩亮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哎,”他看到韩宇马上回过头,眼睛巴巴地瞅着,亮亮地闪着看到希望的光,他的心立马遗忘先前刚开口的后悔,驱使着他继续说了下去,“你进来吧。”

  “什么?”

  “来我家吧,我帮你解决,”胡浩亮都未发觉自己这时说话已含了笑意,“我们一起吃。”


  胡浩亮从厨房拿了两双筷子走到餐桌旁,他掀开锅盖,看到里头放了好几道菜。胡浩亮把那些盛着菜的盘子都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韩宇才端着又一个盘子过来,另一只手还拿着两碗白米饭。他两只手都不得空闲,用屁股顶着门关上,胡浩亮走过去帮他端走那些碗和盘子,他才可以换好鞋进来。

  韩宇拍拍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啊,”他说话时的语气都透着股小骄傲,“酸辣土豆丝,红烧鱼,麻婆豆腐,茄子,还有最后一道,我的拿手菜,”他顿了顿,“水煮肉片!”

  胡浩亮怔住,片刻好笑地摇头,笑自己。

  “有什么问题吗?”韩宇没接收到他想象中的反应,有点担心,“你吃不了辣?怎么办,我只会做辣的菜……”

  胡浩亮坐了下来,他夹了一筷子肉片,吃进嘴里,慢慢咀嚼,直至吞咽下去。

  “我吃得了辣,”他抬头看神情忐忑的韩宇,“看不出来你厨艺还挺不错的,很好吃。”

  韩宇这才放下心来。“你吓死我了,”他坐下,夹了土豆丝塞嘴里,含糊着抱怨,“我还以为你吃不了,那就尴尬了。”

  胡浩亮笑笑,不回答。一时间饭桌上只剩下吞咽食物的声音,偶尔还夹杂着韩宇殷勤给胡浩亮投食的话语。


  饭后,基本全空的盘子无疑讨了韩宇的开心,他也不与胡浩亮客气,让胡浩亮刷洗盘子,自己跑去家里拿了几个水果,弄了个水果拼盘放在胡浩亮家里的茶几上。

  胡浩亮洗好盘子从厨房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韩宇正瘫在了沙发里玩手机,时不时用牙签插起一块哈密瓜塞嘴里啃。

  “你还真不客气。”胡浩亮坐在单人沙发上。

  韩宇嘿嘿笑着调整了下姿势,坐起来了,把水果盘往胡浩亮的方向推了推。“我好久没和人吃饭吃得这么满足了,”他说,强调,“真的,和你吃饭真的太开心了。”

  “开心?”胡浩亮重复,自己也笑,“我也是。”

  “我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啦,”韩宇懊恼道,“不知道怎么叫你。”

  “我叫胡浩亮,”胡浩亮手在空中比划,“古月胡,浩瀚宇宙的浩,闪亮的亮。至于怎么叫我……”他看了眼韩宇,“我比你大吧,叫我亮哥就好了。”

  “哎亮哥,”韩宇脆生生地叫了一声。过一会儿,突然坐直了身子,眼咕噜咕噜转了一圈,看着胡浩亮塞了一颗葡萄进嘴里,踌躇着:“那啥,亮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什么想法,说。”

  “你看,我们吃饭这么合得来,我之后不出意外也要在这里定居了……”他的右手不自觉把着手机玩,“而且你单身,饭也不自己做……”

  “等会等会,饭不自己做我算承认了,”胡浩亮打断他,“谁说我单身了?”

  “啊?你不是吗?”韩宇一下子紧张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你这的东西都是单人的款式所以就……”

  胡浩亮扑哧一声笑开了。

  “……”韩宇一脸茫然,但很快反应过来,撇下嘴,“逗我很好玩吗亮哥?”

  胡浩亮道歉:“对不起啊,我是看你太紧张了。”他歪头,“放松,别得跟开会一样的……你刚才要说什么?”

  “我是说……我们以后都一起吃饭吧。”

  韩宇注意到胡浩亮脸上没了笑。

  沉默,暖色的灯光都阻止不了骤然冷下来的气氛。

  “韩宇,”胡浩亮终于开口,缓缓地,“你今天才搬过来,我们不熟,顶多就是一顿饭的交情。你都还不了解我,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不知道我平时喜欢干什么,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比你大。”他偏头看着韩宇,“以后多长点心吧,不要轻轻易易地就把你的心交出去了。”

  他站了起来。

  “已经很晚了,盘子我放在洗手池旁边,你待会儿记得带走。”胡浩亮停住,手搭在韩宇的肩头,“回家去吧。”


  3

  “我真的只是想和邻居处好关系。”

  周日,胡浩亮拿着满满一袋垃圾下楼,在楼道口碰到了韩宇。韩宇拦住胡浩亮,如此说道。

  胡浩亮有点头疼:“我信你了。”

  “你没信,”韩宇不松手,“我昨晚上回去后仔细想了想你说的话,觉得你说的挺对的,是我太对人放心了,我道歉,我以后一定会注意。但是,亮哥,你也有错。”

  胡浩亮听到这索性把垃圾袋放下了:“我哪里有错了?”

  “你不能一味的拒绝别人,万一那个人对你是好意的,碰到你这种拒人千里的冷冰冰态度,也不会来接近你了。”

  “这是我的生活方式。”胡浩亮皱起眉,“而且我也没你说的这么夸张,要真像你说的,昨晚你也进不来我家门。”

  韩宇被说得哑口无言,索性承认了:“是这样没错了,我只是想说得严重点引起你的重视。好了,亮哥,我知道了这个是你的生活方式,我尊重。但也请你也来尊重一下我的生活方式。”

  “怎么尊重?”

  “起码在我找你的时候,别不理我。”

  胡浩亮有些莫名其妙,但韩宇在说了这句话后就走了,他想找人问也找不到人,干脆只当个耳旁风过过耳,没有把话放在心上。

  所以,在韩宇拎着个蛋糕盒出现在他房门前的时候,胡浩亮是懵逼的:“你什么情况?”

  韩宇清清嗓,把蛋糕盒往上举了举,几乎要碰到胡浩亮鼻尖:“给你的见面礼,以后作为邻居多多指教啊。”

  胡浩亮稀里糊涂接下,韩宇又不知从哪拿出一个星巴克的袋子:“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我就点了两杯冰美式……”他笑着问,“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或者去我家?如果你介意你的私人空间被打扰的话。”

  话说到这份上,又不好意思驳了韩宇的面子,胡浩亮只好无奈点头:“你进来吧。”

  韩宇笑嘻嘻地走进去,在玄关处换好鞋子,驾轻就熟地坐在沙发上,从袋子里一一取出两杯饮品,杯壁冰凉,有水珠攀着。

  胡浩亮把蛋糕盒放在茶几上,看到韩宇拿起其中一杯,另一只手抽了张纸巾,先擦干净杯底,然后用纸巾将杯壁仔仔细细包住,整整包了整圈杯身,最后确定包得没了缝隙才把这一杯冰美式递给胡浩亮。

  “这样就不会滴滴答答的都是水啦。”他解释道。

  随后他又按着这样的步骤给另一杯包了半圈的纸巾。直到他吸入一大口饮料,胡浩亮才收回视线。

  “你还挺……贤惠的,”胡浩亮说到一半,觉得用词不太妥,“你别生气,没有贬低你的意思。”

  韩宇咬着吸管笑了:“没事,我也觉得我挺贤惠的,”他嘴里呼噜噜又吸了一口饮料,“其实你可以换一种说法,我以前的朋友都说我很会照顾人。”

  “以前的朋友?”

  “啊,”韩宇终于放开了一直被他牙齿蹂躏的吸管,“就是朋友啦,现在关系淡了……说到这个,亮哥,我要和你交朋友。”

  胡浩亮正在搅弄杯子里的冰块,闻言顿了顿,没太明白:“然后呢?”

  “交朋友,必须的一个步骤就是要了解这个人。”

  “所以,是要我们坦诚相待了吗?”

  韩宇脸红了红:“也不用到那个地步,就了解……了解一下就好了。”他掰着手指头,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列过去,“你的名字,已经知道啦,生日,星座,嗯……还有工作,也不用说太详细,就概括一下,啊,还有你的爱好,平时喜欢做点什么啊之类的……”

  胡浩亮嘴边扬起笑:“那你的呢?”

  “啊?”

  “你的生日星座工作爱好,你不说吗?”

  “喔喔,”韩宇恍然,“那我先说啦。亮哥你要听好……我叫韩宇,浩瀚宇宙的宇,”说到这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其实我都已经29岁了……”

  韩宇balabala说了一大堆,胡浩亮在冗长的沉默中蓦地回过神来。

  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永远记住这个下午。

  在梅雨季节到来前的这个下午,艳阳高照,名字叫韩宇的男人向他介绍自己,说自己的宇是浩瀚宇宙的宇,说自己的生日是5月31号星座是双子座,说自己喜欢跳舞和吃,最喜欢吃虾子,尤其擅长跳街舞和烧辣味的菜,还说到他的偶像是林俊杰。

  那是胡浩亮第一次把这个叫韩宇的男人,与网络上名为Yu的虚拟歌姬放在一起。

  到底有多大的概率,才让韩宇和Yu有那么多的相同点,甚至韩宇都有着和Yu一样的细长眼睛和浓密的眉毛,面部轮廓也该死的相似。

  胡浩亮隐去自己P主的身份,大致与韩宇讲了点:“我31了,你这声亮哥没叫错,天蝎座。在一家创意公司工作,是那种有项目的时候累成狗,没项目就清闲得要死的工作。我平时,就喜欢呆在家里,看看书上上网,偶尔还会去健身房锻炼下身体……”

  韩宇听到健身房的时候眼睛霎时亮起来:“那就是说你有腹肌咯?”

  “怎么,难道你也有?”

  “我没有啦,就一块肉。”韩宇不好意思。

  胡浩亮也笑道:“那我就半块吧,半块。”

  韩宇“哇”出声:“我知道你在谦虚了,什么时候可以给我秀下腹肌啊,可怜可怜我这种只能摸自己肥肉的人吧。”

  “下次吧,”胡浩亮想了一会儿,“我也可以带你练出腹肌。”

  “好啊。”韩宇眯着眼睛笑,胡浩亮看在眼里心登时猛地一跳。

  之前还没怎么注意,现在再看,才发现韩宇笑起来时候的样子,像死了Yu。

  不能再想下去了,胡浩亮暗暗提醒自己,然后为了转移话题,手指着茶几上的蛋糕:“不拆了吃吗?”

  韩宇似乎才反应过来还有蛋糕的存在。他利落地把蛋糕从盒子里小心取出来,是很普通的那种水果蛋糕。

  “以咖啡代酒,”分好蛋糕,韩宇举起了缠着半圈纸巾的冰美式,“希望我能一直呆在这个城市。”

  胡浩亮那杯冰美式缠着的纸巾包裹了整个杯子,他举起杯子,触感不再冰冷,杯壁的温度完美契合他手指间的温度,他说:“希望你能得到所有你想要的。”

  “我会的,”韩宇目光灼灼,“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争取我想要的。争取不到,我就走了。”


  深夜,胡浩亮辗转反侧,实在睡不着,直接打开了电脑,搜到了一首歌,随后打开软件,创建新文件。

  顶着电脑屏幕发出的荧光,鼠标的敲击推拉间,胡浩亮按下保存,才仿若恢复了呼吸一般,如梦初醒。他在输出文件夹里找到了这个刚刚调教出来的作品。

  《普通に歳をとるコトすら》,声源是Yu。

  如果,Yu不是虚拟歌姬,就好了。

  胡浩亮想道。


 

TBC

=====================

1.关于虚拟歌姬

在网络上,有那么几款软件专门为歌声合成服务,有人用这类应用程序辅以真人声源,合成出了各种不同的声库,并分别为那些声库取了名字,赋予它们各自不同的人设,让它们有了自己的形象、性格和爱好,从而形成了当今我们所说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洛天依等便属于虚拟歌姬。

2.P主

简单来说就是让虚拟歌姬唱歌的人,P等于Producer,解释为制作人更方便理解。

3.调教

一般指,P主运用虚拟歌姬的声库,在软件上进行合成、升降调等操作,直至形成一首歌,这一个过程就是调教。

4.Yu 和 Spark

Yu的原型是闇音レンリ。她有一首曲子很有名,戳右边链接了解一下,闇音レンリ - Cynic。你就会明白文中所说的性能高、与人声难辨真假是什么意思了。

Spark的原型就是调教闇音レンリ,做出Cynic这支曲子的P主Police Piccadilly,Cynic是他在某站里播放量最高的作品。

5.《普通に歳をとるコトすら》

翻译过来是连平凡地老去也做不到。还是初音的曲子,闇音レンリ又被另外一个P主调教出这支曲子(也就相当于是闇音レンリ翻唱了初音的这首歌)。链接在这,了解一下,友情建议多关注歌词内容:闇音レンリ - 普通に歳をとるコトすら


时间还是太晚了,先科普到这里,有问题的话再补充Orz



评论(35)
热度(144)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