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妄想感情[中]

前文: 

电梯

虚拟歌姬设定。自从上发布以后,一直陆陆续续收到各位的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真的感谢各位厚爱了。

也因此,一直战战兢兢地在编辑这一次更新的内容,各位如今看到的成品,是删除了许多个千字造就的,甚至一开始我卡在了开头,不知道开头应该设置哪个场景。所幸我有一个很好的室友,帮我梳理了文章脉络,在此也要向她鞠躬表示感谢。

希望各位还能继续支持。【土下座

这里一定要说一句,国际惯例不要上升真人,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Let's go?


  4

  “请问你对Yu怎么看呢?”

  “他很好,他是我的骄傲。”

  “可是现在很多人都说Yu已经过气了。”

  “说是这么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反正是没有其他的东西能取代他在我心里的位子了。”

  “可以问下为什么吗?”

  “原因有很多吧……包括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就被迷住了。还有就是每次调教他的时候,我都比较会更有自信一点。而且你不觉得吗?Yu巨可爱。”

  “可爱是可爱……不过你这个回答也太敷衍了吧!”

  “有吗?哈哈哈哈,我是认真的。”

  “……最后,我们来给直播的观众送福利吧?”

  “好,那观众们听好了啊,如果你们支持我的话呢,就在弹幕里评论,Yu我喜欢你。然后我会从弹幕里抽三个人,送上精美小礼品。”

  ……

  视频戛然而止,画面转到黑色,白色字幕渐入,与唱到最后一句的BGM完美契合。

  胡浩亮直到伴奏也消失了才回过神来。

  他切回到聊天界面。此时正有一位给他发了这个视频的人等待他的回复已等待多时。

  Spark:这个视频剪得还不错

  我不想:只是不错吗,没有别的了?

  Spark:还想要有什么?

  我不想:……这是你和Yu的……CP向视频……

  胡浩亮有些诧异。

  Spark:怎么现在还有人吃我这对cp啊

  我不想:你一点都不惊讶竟然存在你和Yu的cp粉

  Spark:Yu很火的时候,你不记得了?粉丝老把我和Yu凑一起,什么父子什么兄弟关系都出来过

  我不想:想起来了,我记得你那时候还特地发微博说你是钢铁直男

  Spark:粉丝们搞搞就算了,只要不影响到我,他们开心就好。你们粉丝说我佛性,不就这么叫出来的吗

  我不想:我跟你其他粉丝不一样

  我不想:[生气地走了.jpg]

  这张表情实在可爱过分了,胡浩亮看着就忍不住笑出声。

  这个叫“我不想”的人,是他在网上认识的一个粉丝。据胡浩亮记忆,从他第一次发布Yu的调教作品开始,“我不想”就已经在了。和胡浩亮一样,Yu的巅峰和现在的低谷过气,他也一直在。

  “我不想”的确和Spark其他的粉丝不一样。如果说其他粉丝是Spark调教什么就听什么,“我不想”则可以说是Spark的“Yu”粉,只听调教的Yu的歌曲,听完后,还会在作品的评论区留下百字左右的小论文,不带重样的。

  也因此,“我不想”在粉丝之间受到了独特的地位与待遇。他的评论会被顶到热评第一,有关于Spark的采访评价,粉丝@的名单里除了Spark本人还有一个他。

  久而久之,胡浩亮也知道了这个粉丝的存在。就像所有大神和粉丝之间应有的剧本一样,胡浩亮和他开始在私底下联系。

  一开始的话题只局限于作品,后来两人互相熟悉,定位也从大神与粉丝逐渐转变为更为亲密的朋友关系,不互相遮掩,会将自己生活中的趣事与人诉说,遇到烦恼的事会分享给另一个人,得到真心的安慰。

  鼠标的光标在输入框里闪烁。

  胡浩亮犹豫着在键盘上敲击字母键,拼音组成字,字组成词语,直至框内的词语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句话:我的新邻居很像Yu。

  在虚拟的网络世界,能遇到可以真心换真心的朋友一直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可是,再好的朋友,也有不想分享的事,对吧?

  退格键按到框里的内容被清空,他重新打了句话发送。

  Spark:都快十一点半了,你是不是该睡觉了?

  与此同时。

  我不想:我给你发的视频,是我做的

  还没等人反应过来,这个消息又被迅速撤回。

  我不想:是的

  我不想:你也早点休息

  随后他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把胡浩亮将将要问出来的话堵在键盘上。

  动作这么快,这不是……就是欲盖弥彰了吗,让人不好奇都难。

  胡浩亮切实地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位朋友的有趣,同时,也决定尊重“我不想”的想法。既然他选择撤回消息,就说明有所顾虑。正如胡浩亮选择隐瞒邻居和Yu的高相似度,他们都有不想告诉对方的事,可能是暂时,可能是永远。


  关掉聊天框,胡浩亮起身走到厨房给自己倒杯水,扔垃圾时瞟到垃圾桶里的纸条,不免想到之前,韩宇仔仔细细给杯子包裹了一圈纸巾的场景。

  抛开和Yu像不讲,这个新邻居还是很不错的。

  可能是跟他的职业有关,他是专门教小孩子跳街舞的老师,和小孩子相处所需要的耐心和童心他都有。这两样体现在生活中,就是他为人活泼开朗又幽默,很会照顾人、十分体贴的样子。厨艺也不错,吃的那些菜都是能开个小饭馆的水平了。

  想到这,胡浩亮有点想笑。

  或许是因为一开始胡浩亮给韩宇说的那番话带来的后劲太大,韩宇在隔天和胡浩亮分享过蛋糕后,这之后的几天时不时就要按门铃叨扰。

  可是之后公司有个新项目,胡浩亮时常在公司加班,基本都只能深夜才回到家。韩宇碰的壁多了,就知道可以在门上留下纸条,上面多半写的是我最近在学做新的菜式你有空了就来我家给你尝尝啊balabala 的内容,他也不在乎胡浩亮到底去不去,雷打不动地让加完班回家的胡浩亮看到纸条。

  加班磨人,胡浩亮每次归家后都累得不行,夏天的夜晚也仍然有些燥热,满头大汗地一心想着洗澡,对于那些纸条自然不甚在意,最多把纸条摘下来,进了屋子随手扔进垃圾桶里,就拿好衣物进了浴室。

  忙了有一周多的时间,今天胡浩亮才算是清闲下来,早早地回到家,洗完澡舒舒服服坐在电脑前处理被他搁置的消息,便刚好看到了“我不想”给他发的视频。

  此时,将近午夜十二点,胡浩亮放下杯子,想着回卧室睡觉好好休息。

  走到一半,门铃响了。

  这时候谁还会来?

  胡浩亮疑惑着,看到猫眼后一撮呆毛,哑然失笑。

  这时候,还能是谁?


  “我没打扰你吧?”

  “你已经打扰了。”胡浩亮无奈地将人迎进客厅,“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就去外面买了份麻小,”韩宇不好意思地提了提手中的小龙虾,“回来的时候看到你这边灯还亮着,就想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真的在,而且还没睡。亮哥你要吃吗?”

  “你怎么知道哪个是我房子的窗户?”

  韩宇哽住。

  “那什么,你前几天不都经常不在家吗,”他慢吞吞地,“我就特地数了下哪个窗户是你这的,想着这样就能知道你什么时候在家什么时候不在了……”

  胡浩亮有些好笑。“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他问,手却自韩宇手里接过了麻小,将其放在茶几上,“为了能贴纸条?”

  听到纸条,韩宇反倒委屈了:“你都看到那些纸条了,可还是一次都没有找过我。”

  “又不是小情侣,有什么好找的。”

  “可是我们已经是朋友了。”韩宇小声嘟囔。

  “哎哎,”胡浩亮一边动手拆小龙虾的包装一边含笑开口:“我可没承认。”

  韩宇愣了愣,竟没注意到胡浩亮语气中的笑意,见他都已经掀开包装盖子,想都没想,直接抓住他的手:“那你别吃了!”

  “我只跟我的朋友分享夜宵。”他气呼呼地鼓起了嘴巴。

  胡浩亮越看越觉得有趣,他反手擒住韩宇的手,拿那只手的食指去戳弄鼓起的脸颊,一下一下又一下。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韩宇闷闷地:“什么?”

  “像河豚,”胡浩亮索性放开了笑,一边笑一边说,“特别可爱的那种。”

  韩宇这才反应过来:合着从刚才开始这个胡浩亮就在跟逗小动物似的寻他开心。

  他抓住要抽离的胡浩亮的手,“你调侃我,”显然他并不把这个放在心上,他更在意另一件事,“是因为你把我当朋友了对吧?”

  胡浩亮看了他一眼。

  “我之前不去找你是因为没时间,太忙了,到家的时候都差不多十一二点的,怎么找你,今天才刚给公司的项目收了尾。”他使了点力抽出自己的手,韩宇抓的力道大了点,手部的皮肤泛起一点红。胡浩亮搓了几下才继续说道,“所以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

  韩宇眼睛登时亮起来,脸上傻乎乎地笑:“哦,这样啊。”

  “所以现在能吃了吗?”

  “可以可以,”韩宇连忙把装了小龙虾的盒子往胡浩亮的方向推,然后凑近他道歉,“对不起啊亮哥,我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就误会你的……”

  胡浩亮套上一次性手套,拿起一只小龙虾剥壳。一边剥,一边韩宇还在叽叽咕咕说:“……不过也是我和你都疏忽了,没加个微信什么的。你能想象吗,我想给你留个信息还得用纸条!纸条!天啊这太古代了,太麻烦了,万一风把纸条吹走了怎么办……呜!”

  胡浩亮把一只剥好的小龙虾塞进了韩宇嘴里。

  “我知道了,”他说着也要笑起来,“待会儿吃完给你一个加微信的机会好吧。”

  韩宇迅速咽下龙虾肉:“还有手机号!”

  “行。”

  韩宇这才满意,他也套上手套,和胡浩亮一起享用小龙虾。


  在韩宇来之前,胡浩亮的生活就是白天上班晚上上网和做Yu的曲子,晚饭自己会烧点,但更多的是点外卖或者在下馆子,是十分标准的上班族的日常。

  可韩宇出现之后,就不一样了。白天上班,但总会收到韩宇发来的信息,询问晚饭吃什么,偶尔还会传来简单的早午安问号和贴心的天气预报,提醒别忘了伞。晚上回到家,要么是在自己家等韩宇,要么就是去韩宇家,反正都是在对面,也就多走几步的时间——他们一起吃晚饭,入夏后炎热的天气经常会让家庭主妇都懒得开火烧饭,但韩宇不。相反,他十分热衷下厨,就算坐上餐桌的时候满头大汗,他也照样能吃得津津有味、啧啧直响。

  一开始他们在韩宇家吃。可是韩宇的家十分乱,胡浩亮来说就是比他家还要乱三倍。吃个一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就愈发忍受不了。虽然韩宇狡辩说这是有条理的乱,毕竟他能准确找到要找的东西,但还是在胡浩亮的强硬要求下,把两个人一起吃饭的地方放到了胡浩亮家。

  韩宇也因此拿到了胡浩亮的家门钥匙,并成功用各色食材填满了他家的冰箱。每每胡浩亮回到了家,总能味觉先到地感受到饭菜的香味。随后韩宇围着超市促销送的围裙从厨房探出头说着你先去换下衣服吧晚饭马上就好了——

  这样的感觉就更像一对夫妻了。

  胡浩亮在公司收到韩宇发来的微信消息时,恍然。

  但是韩宇很会照顾人,也挺舒服的,他想着,就这样也挺好。


  韩宇进入胡浩亮的生活,带给他的不只是生活质量的提升。

  在一个吃完晚饭一个刷碗一个窝沙发玩手机的晚上。

  胡浩亮刚把碗碟冲刷干净,隔了一扇移动门的韩宇就在外面喊道亮哥你有个电话,他擦干净了手,自韩宇手中接过。

  “你已经有两个月没更新了!”

  还有,不经意的重心偏移。

  胡浩亮拿着手机,冥冥中感受到了某种危险在向自己逼近,声势浩大,来势汹汹。



  5

  胡浩亮不是没想到再作出Yu的歌曲。

  他看着少年的外貌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成熟,看着Yu从十三岁长到了二十多岁但样子仍然像十三岁那样的可爱。他运用了那么多次Yu的声音,编织出那么多首歌曲,原创的翻唱的,他都调教过。他收到过多少粉丝产出的Yu相关的同人作品,手绘的鼠绘的,圆润Q版的写实真人版的,四格漫画的手书视频的。精美的作品他都一一收藏,放在电脑里一个专门的文件夹里。

  他是那么喜欢这个少年,以前工作再忙也总能挤出微薄时间放在调教软件上。

  只是,为什么现在就不行了呢?


  在跟友人的通话中,胡浩亮作了一个决定。

  “我想闭关一段时间。”

  “你说什么?”

  友人说怎么可能,你是最不可能退圈的人了,Yu一天不被开发组放弃,你就一天又一天地继续站在圈子里。

  胡浩亮说:“我现实里发生了点事,想整理好心情再说。”

  他又说:“只是暂时的退圈。”


  挂掉电话,胡浩亮走出卧室,叫了声韩宇没人应,走到沙发后,才发现韩宇本人已经头歪到一边,垂下来的手里,一支手机将要掉落。

  他睡着了。

  胡浩亮坐到了茶几上,俯下身子,将那手机拿出来放到一边,手被轻柔放到腰侧。

  他的目光转向上方。

  韩宇的眉毛,韩宇的眼睛,韩宇的鼻翼,韩宇的嘴唇,韩宇的下巴。

  如果把前缀改成Yu,恐怕连他自己也分辨不出来。

  就是这样一副相貌,在胡浩亮打开软件决心开始调教的时候,贸贸然敲卧室的门,于是他只能休眠电脑去开门;在胡浩亮打开网站想要看看有什么新曲子的时候,猛地从后方扑过来搁在肩膀上,于是他迅速将后台清空;在胡浩亮在手机上记下旋律的时候,发送了一个视频请求,于是他按下那个绿色的按钮。

  胡浩亮作为P主那么久,他知道虚拟歌姬的声音再怎么真实得像人声,它的修饰语,从始至终,都是“虚拟”二字。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把无处安放的对Yu的情感都转移到了韩宇身上,以至于他竟然忘了,一个是由声库臆想出来的虚拟歌姬,一个是再普通不过,但却能接触得到的街舞老师。

  胡浩亮没叫醒韩宇,他从衣柜里找出一条薄毯,盖在韩宇身上,再设置好中央空调的温度。

  整个过程韩宇都没醒。尽管韩宇没说,但胡浩亮也能看出来,他其实累极了。

  韩宇是街舞老师,光是今天就有四节课连着上,一节课两小时,连续六小时跳下来,回家后还要再张罗晚饭,就算是超人也得喘口气,更何况他还不是超人。

  胡浩亮心疼他,但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这是韩宇自己选择的生活,疲惫,但又充实。

  而他能做的,就是让韩宇在和他在一起时是能够开怀大笑的,是能够全身心放松的。

  这也是作为朋友,应该要去做的。


  第二天,胡浩亮在自己Spark的微博号上发布了自己要暂时退圈的动态。

  他一一向因为这件事跑来询问的人回复,等到全部解决了,他看了眼消息列表,却意外地没找到“我不想”的会话消息。

  是还没看到动态吗?

  他正想着,对面门被人打开,韩宇从家里走出来,拉着一个行李箱,笑道:“亮哥,我好啦,我们走吧?”

  “嗯,”胡浩亮把手机塞进裤袋里,也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走。”

  这是一次短期旅行,由韩宇提议。本来他是因为要去外地一个舞蹈工作室教课,跟胡浩亮抱怨到那个地方已经去了无数次,除了教课以外的时间都只能浪费在呆酒店里。胡浩亮不过提了一句自己没去过那,就被韩宇突发奇想,撺掇着向公司请假,来一个短期旅行。

  我绝对是最有良心的导游了,韩宇眨巴着眼睛,最地道的小吃保你吃到饱,最好看的风景保你看得眼花,去嘛,亮哥。

  韩宇的撒娇不会让你觉得因为是男生而违和,相反十分自然可爱,在对付胡浩亮这种人,尤其奏效。他自己也知道,因此在胡浩亮身上百试不爽。

  而胡浩亮也的确实在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起初打电话请假的时候还诸多后悔,但瞄到韩宇已经开始在手机备忘录里记着行程了,心下一松,想着放松放松也挺好的。

  现在想想,这次旅行还是赶了巧。胡浩亮想到自己刚做的暂时退圈的决定,刚好可以趁这次机会好好梳理。


  到了酒店,两人稍微收拾了下东西,韩宇就带着胡浩亮去了当地有名的小吃街觅食。从街头逛到街尾,最后手上是实在拿不下更多东西了,才找了街头星巴克露天桌椅坐下,一点点解决掉那些小吃。

  韩宇啃掉最后一串五花肉的时候,胡浩亮刚从星巴克买了两杯饮料出来。

  “吃完了?”

  韩宇点点头。“你买的什么?”他接过胡浩亮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我正好渴了。”

  “两杯冰美式,”胡浩亮给两杯都插上吸管,“照你这么吃,晚饭怎么办。”

  韩宇照例要了两张纸,把两个杯子都包裹得严实。

  “待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他说,“我们去消消食,晚饭少吃点就行了。”

  离开星巴克,他们沿着江岸走了有五六分钟,胡浩亮才看见前方有个明显更为宽阔的地。

  “就是那里,”韩宇指给胡浩亮看,“我以前闲着,就特别喜欢跑那边去跳舞。”

  “跳舞?”

  “对,以前这块地方总是有很多跳街舞的人的,现在是少了,尤其这个点,就更没有人了。”韩宇有些可惜。

  他们走到了这块宽阔的场地,离江最近,中间有白色的雕像立着,太阳直射下雕像的影子,滔滔江水声中还能隐隐听到江鸟的叫声。

  韩宇把没喝完的冰美式往地上一放,低头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再把手机塞到胡浩亮手里,抬头,眼睛里亮晶晶的:“亮哥,,我来跳舞,然后你帮我录视频吧。”

  不待胡浩亮答应,他哒哒跑走了。

  胡浩亮点开自己手机里的歌单,在一众虚拟歌姬演唱的歌曲中犯了难。

  “你要什么歌?”

  韩宇想了想:“Humble吧,喇嘛的。”

  胡浩亮忙搜索到这首歌,然后拿起不属于自己的那部手机,录视频的软件已经得到系统摄像头的权限,隔着手机屏幕,看到韩宇站到了两米远的位置冲他挥挥手,还催他,要他快点。

  他举起手机。

  “3,2,1,开始!”

  同时按下歌曲的播放键。


  这是胡浩亮第一次看到韩宇跳街舞。

  跳舞时的韩宇跟平时的韩宇是不一样的。如果说平时韩宇是一只小奶狗,那么跳舞时的韩宇就是鹰,是翱翔于天际的鹰。他的动作狂放又不失细节,每一个舞蹈动作都完美地卡到音乐的节奏点上,掷地有声。他跳舞不炫技,但诸多动作联结到一起,却凭空让胡浩亮都头皮发麻。

  这是跳街舞的韩宇,坚毅张扬,极富感染力,会让人觉得,啊,原来跳街舞可以这么帅。

  胡浩亮的视线从手机屏幕转到真人上来。

  你看好了,这是韩宇,他对自己说,双子座的韩宇。

  不是Yu,不是那个跳个舞都要PV师一点一点抠动作的虚拟歌姬。

  韩宇让音乐跟着他走,Yu只能跟着音乐走。


  “亮哥!”

  胡浩亮回过神来,才注意到韩宇已经搭上了肩。

  “我刚跳得怎么样?”

  胡浩亮恨不得把所有溢美之词都付之于他,但此时只会说出一句干巴巴的:“很好!”

  韩宇似乎并不在意胡浩亮是怎样夸奖的,他只听到胡浩亮的肯定,就已经笑开了花,一边笑还一边扭捏道:“其实我刚才跳的状态不太好,状态好的话会更炸的。”

  胡浩亮把手机转给他看刚才录的视频:“现在就已经很棒了!”

  两个人便又再看了一遍视频,胡浩亮看完后还是忍不住又夸了一句:“你的感染力很强!”同时想到了什么,说,“转头记得把视频发给我啊。”

  “谢谢亮哥!”韩宇说,“待会儿有空就马上给你发!”

  胡浩亮点点头,十分满意。

  他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刚解了屏,进度条终于走到终点的《Humble》马上切换到下一首歌。

  熟悉的前奏响起,胡浩亮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这是,他自己调教出来的Yu的歌。

  响不过五秒,胡浩亮就暂停了歌曲的播放。

  两个人陷入了短暂而诡异的沉默中,胡浩亮打破这份沉默,问:“我们晚饭吃什么?”

  韩宇愣了下,说:“有个火锅店的锅底特别棒……”

  “好,”胡浩亮揽着韩宇的肩往前走,“那我们走吧。”

  韩宇任由胡浩亮带着走了几十米,忽而停下了脚步:“亮哥。”

  胡浩亮回头:“怎么?”

  “你……”韩宇的表情变得犹豫,直把本来就紧张的胡浩亮弄得更揪心,但出色的面部管理让他看起来仍然是面不改色。

  韩宇张了张嘴。

  “你走错方向了,”他说,“我们要往回走。”

  “……哦,”胡浩亮慢了一拍,“你带路。”

  在胡浩亮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韩宇悄悄松了一口气。


  吃过晚饭后,韩宇就去教课了,胡浩亮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逛了会儿,觉得还是没有和韩宇一起好玩,很快就回了酒店。

  他打开手机,站在酒店窗边拍了张夜景发朋友圈,配文是这个城市的名字。

  然后检查了下和“我不想”的会话记录,不知怎么的,“我不想”一直都没有发消息。

  可能他今天比较忙,没时间看手机?

  胡浩亮将手机插上数据线充电,点开视频,里面有个方才吃饭的时候就发送过来的文件,就是下午韩宇跳舞的视频。

  他再一次点开。

  这一次看就比下午要看的仔细多了,还发现了不少细节,比如韩宇跳舞的时候什么都好,就是表情管理有点失败,时不时就要表情狰狞一下,张张嘴巴露露舌头啊什么的更是常规操作了。

  胡浩亮看着就忍不住要笑出声。

  果然世界上真的是没有完美的人啊,他想,会跳舞的人管理的了自己的身体,却控制不了表情,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很可爱的点了。

  他特地截了一张表情扭曲到模糊的图,给韩宇发微信。

  过了一会儿,韩宇回了好几条条语音。

  “这都可以做表情包了亮哥”

  “高兴到模糊”

  “爱……舞蹈使我面目全非”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胡浩亮看了眼时间,这时候韩宇应该还是在教课的。

  他发了条语音:“你怎么有空玩手机了”

  韩宇这次速度更快,直接一个视频请求发送过来。

  接受。

  胡浩亮率先看到的就是一个汗湿了头发的小女孩儿,懵懵懂懂的,特别可爱。紧接着,画面晃了几下,韩宇的脸就出现了,跟小女孩儿一样是同款被汗浸湿的头发,额头上还能看到汗珠反射出来的光。

  “亮哥,你看到这个小姑娘了吧?”

  “看到了,”胡浩亮把手机靠在饮料瓶上,“叫什么名字啊,这么可爱。”

  “来妮妮,给这个大哥哥介绍下你自己。”

  小女孩儿便软糯糯地开口:“哥哥你好,我叫妮妮。”

  “哎妮妮,你好,你可以叫我亮亮,”胡浩亮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韩宇,这你学生?”

  “是呀,”韩宇骄傲地笑,“她的爆发力超强,亮哥。”

  小女孩呆了没几秒就被叫走了,韩宇把摄像头正对着自己,坐在凳子上。

  “我这刚下课,”他说,“接下来还有一节课,要上到九点才差不多结束呢。”

  “我去接你?”

  “带着小龙虾?”韩宇从善如流。

  两个人同时笑出声。

  “亮哥,你就在酒店等着我,”韩宇看了眼时间,眨眨眼睛,“我休息时间也到了,你就等我带着小龙虾来找你。”

  “好啊。”胡浩亮欣然应允。


  挂断通讯后没多久,“我不想”终于发来了消息。

  我不想:我会一直等你。


 

TBC

===========================

1.

[生气地走了.jpg]的表情包请戳右边超链接,无敌可爱。  这个

2.

韩宇跳的那首歌是Kendrick Lamar - HUMBLE,因为歌手名字里的Lamar念起来很像中文里的喇嘛,所以就都这么叫他XD


还有的想到再补充。

哇好累,终于赶在哥哥宝宝两个人AUDC撒糖前更新了。

然后想到明天【不应该是今天了】有英语口语考试,我感觉我要死了。



评论(17)
热度(114)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