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1.9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电梯

【虽然这次其实VZ的戏份不是很吃重,但还是打上VZ的tag吧,如果有介意的话我会马上删除。】

迟来的宝宝生日快乐!

也可以算是给大家的六一儿童节礼物吧,希望大家看完这一章,心里都是甜甜的哦w

如果有忘记前面剧情的,善用最上方前文的超链接哦。


Let's go?


  9

  王子奇的语气如此笃定,让韩宇犹豫半晌,还是开口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你觉得是为什么?”

  韩宇抿了下嘴巴:“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你只要想要,就有机会拿得到。可我不是。”

  “韩宇,”王子奇打断,“你还要继续做梦下去吗?”

  “我以为你看到这个胡浩亮就会明白了的。”

  “我明白。”韩宇抬头,他看到胡浩亮站在‘胶囊’前,就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王子奇观察着韩宇,无法从后者云淡风轻的言行举止中得出答案。他想过很多种韩宇会有的反应,癫狂的伤心欲绝的愤怒的等等,都没预料到韩宇会是如此的……平静。

  他有点担忧地想,韩宇真的明白了吗?


  梦与现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分辨。就像一部电影讲到,要区别梦和现实,只需要放一个陀螺在桌面上旋转,陀螺不停止旋转就是在梦里。这个陀螺就是一种图腾,它的作用就是提醒人身处的是哪种世界。

  韩宇以为他的图腾就是胡浩亮。

  梦里胡浩亮的存在就像是不间断旋转的陀螺,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你所处的不过是一场醒来就抓不住的梦境。一日三餐,教课,视频聊天,接下课,两人份的火锅,紧紧的拥抱还有亲昵的唇齿相依,都是手中握不住的沙,抓得越紧就越会在一瞬流失。

  但是如果有一天,胡浩亮,他的图腾,用无法辩驳的事实告诉韩宇,恰恰是图腾的存在昭示了,有胡浩亮的那个世界才是现实,你以为的分离都是你的臆想。

  因为,那个陀螺早就已经停了下来,就等着失了方向的旅人将之收归入怀,然后继续前行。

  这并不难理解,韩宇看到“面”就已经接受了——他有多想找到胡浩亮,接受自己把梦境和现实颠倒的事实就有多快。

  他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也知道胡浩亮之于韩宇是有怎样任何人事物都无法比拟的重要性。就像绕星飞行,他的轨道椭圆,行星一日存在,飞得再远,他还是会一日回到行星身边。行星一日不存在,他就一日迷失在宇宙。

  正是如此,他便深知自己能做出什么荒唐事来,可能会疯了,可能会去寻死,但也有可能会带着胡浩亮的份活下去。所以,当一撮火焰被他眼中的胡浩亮点燃,旋即全身上下都被这把火烧得灼痛时,他不叫疼。他明白,伴随着疼痛与无措的,还有跟着火花噼里啪啦蹦出的喜悦与期盼。

  他不纠结于自己的失心疯。因为,他的行星还存在的这件事,就足以他决心不逃避显而易见的事实。

  可是啊。

  韩宇与胡浩亮明明隔着层无法跨越的‘面’,他还是能察觉到这个神色冷淡的人周身,都弥漫着无缘故泛起的疲倦与靠着一口气就能强撑起的执拗。

  密密麻麻的心疼又覆盖了那些欢欣,是无数根细针一下一下戳向心脏。

  “我也不明白。”韩宇摇摇头,退了半步,“如果我回去,对他来说,是好是坏。”

  王子奇拉住了他。

  “我从刚开始进到这里,看到的都是你和胡浩亮的事。”他说。

  “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王子奇问这个问题也没有让韩宇回答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真的被胡浩亮宠坏了。”


  胡浩亮似有所察觉,环顾四周。

  “怎么了?”杨文昊发现了他的动作,在胡浩亮收回目光的时候递给他一袋营养剂,“没有什么更能补充能量的东西了,凑合点解决了吧。”

  胡浩亮接了过来。

  “你和王子奇为什么分手了?”

  杨文昊一下有点懵:“什么?”然后他反应过来,“你怎么……”

  “林梦告诉我的。”胡浩亮吸了几口,入口是淡淡的橘子味,“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杨文昊冷静下来。“也没什么不可说的,但也没那么重要,”他晃着头,“因为等这件事结束了,我就要跟他好好谈谈了。”

  “那就提前恭喜你了。”

  “谢谢啊,”杨文昊经胡浩亮这么一说,也想起了一件事,“那你呢,你跟我说说你和韩宇的事吧,我都只知道个大概,你就已经知道我和子奇的事了。”

  胡浩亮捏着营养剂的开口,晃了会儿神。

  “这有什么好说的。”

  “哪啊。”

  杨文昊给他列数字:“第一次相遇、告白、吵架、求婚……哪一个不值得说。”

  胡浩亮有些好笑地看着杨文昊:“虽然早从林梦那里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果然还是亲自接触下来最深刻……”他顿了顿,“你原来这么憋不住。”

  “你别扯开话题啊。”

  胡浩亮便拣了一两件事与杨文昊说了,其中包括了在一个夜晚韩宇首先与他告白的事。

  “原来还是韩宇主动的啊。”

  “我和他十五年,在这种事上,他一向都是主动的。”

  “哎,”杨文昊问,有些犹豫,“你不觉得……”

  “什么?”

  “韩宇,很没有安全感,对吗?”

  胡浩亮愣住,收起了方才因为回忆往事而露出的笑。

  “对,”他叹了口气,补充,“是极度缺乏安全感。”


  “我承认,”韩宇笑了笑,“因为我这个人吧……”

  “没有安全感,”王子奇看着他,“对吧?”

  韩宇怔愣了下,了然:“你这么聪明,也难怪能看出来。”

  是你太明显了,王子奇默默在心里说道,但到底没说出去。

  “可能是我家庭的原因,我还没怎么长大几个亲密的长辈就都接连走了。再加上我稍微懂事点就跟着亮亮学舞,虽然才学了三年,但给我的影响是很大的……你把这说成是雏鸟情节也没错,我承认我是有这个。我得到过很多东西,可我又都一一失去了,缺乏安全感什么的……也很正常吧?”

  “那些东西再拿回来很难,我曾经以为我再也爬不起来。可是你看,亮亮一直都在的,他跟那些人都不一样。”

  “他不会跟我说,你要怎么怎么样才不会跌倒,他从来不说这种东西。他让我去自己摸爬滚打,鼻青脸肿了我自己拿药抹,他只会给我吹一吹,口头上说一句不疼了……是不是很像那种键盘侠?”

  “有点。”

  说到这儿两个人都笑了。

  “但是吧,”韩宇正色,“我真的不疼了——我多委屈多难过啊,他轻飘飘一句话抱一抱我,我就都不管了。”

  “我就想,我一定要爬起来,把拳头握紧了,继续战斗。”

  王子奇沉默着。“我记得,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和你在一起。”他开口,接触到韩宇诧异的眼神,道歉,“对不起,因为实验项目的原因,我看了你们两个人的个人档案。”

  韩宇不在意地挥手。“没事的,”同时他视线放远,“也有可能就是那时候吧,虽然我身边总有一大群朋友围着,但我还是没什么归属感。我练舞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因为那时候我就会想,至少我还有舞蹈。后来,就是我和亮亮表白之前的那段时间,我感觉我连舞蹈都没有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我落下一身坏毛病,粘人,瞎几把乱吃醋,他一不理我就生气,”韩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亮亮没理我的时候我就总自己瞎想,他为什么不回我消息,是有比我更重要的人吗,还是只是单纯的有事。可我又自己发散了,那个比我更重要的人是谁,我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不认识的话他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不知道,亮亮都没跟我讲过……”

  “你可以直接问他,那时候你们不是已经开始交往了吗?”

  “可能就是不自信吧。说实在的,亮亮也不止我一个徒弟。我跟他学舞,一个班里我跳得不是很出众,学得也比较慢。他们总说我跳街舞有天赋,可我知道,都是我努力才有这样的‘天赋’。而且,那时候我还以为,亮亮还没那么喜欢我……”

  “你觉得他是可怜你?”

  “他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的,他把感情分得很清,喜欢就是喜欢,可怜就是可怜,他不会因为可怜我就答应我跟我在一起,”韩宇怅然,“我只是想,我要让他再多喜欢我一点……这样的话,那种我吃醋了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吧?”


  “他的这种性子,其实某些方面来讲也得怪我,”胡浩亮说,“他刚开始跟我学跳舞的时候,也不是很有天赋的学生,别人一小时搞定的动作,他要练三小时。练街舞的人,谁不努力,每个人都努力。但是,努力是会体现在舞蹈里的。我的课,到课节的时候都会叫人回顾一下上一个课时的内容。不管上一节课他的表现有多糟糕,他的动作,永远是所有人里最到位的,和音乐的契合度也是最棒的。我那时候话很少,所以对他的夸赞也很少,可能就在他心里形成了一种在我面前,永远不够自信的条件反射心理吧。”

  “一般缺乏安全感的人,好像都比较敏感吧?”

  胡浩亮点头,“我跟谁多说几句话呀,他嘴巴就撅起来吃醋了。”他回忆着又笑起来了,“可能不太好吧,但我看到他那个样子,真的巨可爱,我每次都会笑。”

  杨文昊试着想了一下王子奇吃醋的样子,但在他的记忆宝库中,竟然找不到一幅画面与之有关。然后他突然想起来了,王子奇总是挂着温温柔柔的笑,看着亲近,但也在无形中拒人千里。就算是他自己,也极少看到王子奇除了笑和无表情之外的神色。

  也不知道他这个前男友当的是有多失败。

  “可是,还是我刚才说的,他太缺乏安全感了。”

  “我和韩宇十五年,一起相处的时间只占了个小头。中间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打拼的。他以前也没有那么严重,可在我跟他在一起后,我才发现他变得更患得患失了……所以我想,是不是那段时间,我跟他分开的那段时间里,他其实并不开心?”胡浩亮停顿,“他还觉得我没有那么喜欢他。”

  “一段恋爱关系里,如果有一方这么认为了,是不是另一方做得不好?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是我做不够,或者说,是我以往带给他的固有印象影响了他的判断,是我很少跟他表明心意,他想要的安全感,我没有给足。”

  胡浩亮又想起了那届全国科技大赛。那时候他们两个人吵了架,韩宇几次三番地小心示好都被他忍心忽略。要让韩宇长个记性,他那么想着,同时警醒着自己,不要又被韩宇通红了眼圈的可怜巴巴的样子唬了过去。

  所以冷眼看着韩宇只拿个手机就挤入人潮冲了出去,而不作任何挽留。

  “你狠心是真狠心。”杨文昊吐槽。

  胡浩亮无奈:“我还没到家就后悔了。”

  他在家门口的大树下等了韩宇好久,长长的人行道上都逐渐没了行人的踪迹,手中提着的虾子也不再往上升腾热气,他才隐隐在尽头看到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直到灯光照亮来人脸上未干的晶亮。

  他们四目而视,许久他才牵扯了嘴角,把手中的虾子提高,问韩宇,虾子吃不吃?

  韩宇吸了吸鼻子,微微往前倾过身子,一个号令枪响前的起跑姿势。然后宛如一个小炮仗,冲进了胡浩亮的怀抱里,双臂紧紧地自脖颈两边环住。

  宝宝,他问,你冷吗?

  这是胡浩亮明知故问了。投入他怀里的那具身体,分明边边角角都像冷藏柜里的冰块一样冒着寒气。

  韩宇没说话,头一低,汹涌的泪就裹挟着火热的温度一路烫到了心里。

  他当时在想什么?

  “我在想,”胡浩亮终于舍得把营养剂放下来,吸管口被咬得凹凸不平,十分难堪,“宠就宠吧,宠坏了也没关系。我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不就是为了要把他宠坏吗。”

  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让他的宝贝伤心地哭呢?

  明明他只想看到韩宇开心地笑,哪怕是哭,也该是开心地哭。


  “可是之后就不一样啦,”韩宇又笑起来,“我也不知道亮亮经历了什么,他一向是那种对感情很内敛的人,情啊爱啊本来都是我说,但是你能想象吗,他之后每天都会跟我说我爱你……也不一定都是我爱你,就是那种土味情话你懂吗,哎呦我是真的受不了……听起来太羞耻了。”

  “你也很开心。”

  “那是当然!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你喜欢的人天天跟你说情话,你不开心?是醋王也得开心到起飞了。”韩宇做了一个起飞的动作,“而且吧,他也越来越宠我啦。打个比方就是,我知道跟他撒娇要控制在什么样的范围里,结果他直接告诉我,你这个范围再画大点。”

  韩宇说:“如果这就是宠坏,那就是了。”

  王子奇注视着他,不说话了。

  韩宇自己也安静下来垂眸凝想,再抬眼时看到王子奇眼里温柔的浅淡笑意。

  “同个问题,”王子奇问他,笑着,“你回去,对他来说……不,是对你们来说,好还是坏?”

  韩宇语气轻快:“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他说,“我都要和他一起。”

  “我相信他也是这么想的。”


  走的时候不觉得,等想到要回去,才发现他们已走了那么远。

  根据王子奇的推测,如果他们要离开这个四维空间,可能需要他们回到一开始到达的地方。也就是说,他们只要往回走,就能有大概率回到三维空间。

  王子奇要走到小韩宇给胡浩亮打电话的那个灿烂下午,而韩宇,则要走到他第一次遇到胡浩亮的那个地方。

  回去的路比他们想象得要漫长,但好歹也有个伴陪着聊天,也不至于太过枯燥。

  韩宇有向王子奇问起过他和杨文昊的故事,尽管他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但从本人口中说出来的东西,总比从第三方了解得要不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比如杨文昊其实才比较符合林梦所说的“单纯”,而王子奇则要更加腹黑一点。

  比如两个人之间的所谓吊桥效应。

  “所以吧,”韩宇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吊桥效应也都不过是你们给自己找的借口。”

  此时他们已停下了脚步,王子奇看到黯淡下来的“面”,里面有一个正拿着电话的少年——正如他刚到来时那般意气风发。

  王子奇尝试性地伸出一只手碰“面”,屏息之间成功融入其中,以手臂和“面”相连的部分为中心扩散出一道道弧圈。

  他收回手,转过头,不出所料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喜悦。

  “我先走了?”

  “嗯,”韩宇说,“后面的路,我一个人走。等你回去了,见到亮亮,记得告诉他……”

  他突然顿住,转而笑了:“算了,还是等我亲自跟他说吧。”

  王子奇看着,恍惚间仿佛看到了还年轻的自己。

  那时候的王子奇,谈及感情,也还是会偷偷脸红却又带着少年心气的莽撞的啊。

  只是人越长越大,眼界开阔了,思想成熟了,瞻前顾后着,反倒险些丢了最珍贵的东西。

  他忍不住伸手,在韩宇头顶揉了一把。

  “谢谢。”

  语毕,他往后走了几步,终于还是闭上眼带着笑,转身投入“面”中去,漩涡一样被吞噬了进去。

  但韩宇知道,这个漩涡不是引人入深渊的,它是带人回家的。


  韩宇也不知道自己独自走了多久。

  总之,他一边走一边想起,刚到这个黑白灰构造的简单世界里时,黑色幕布上还没有这样一闪一闪的亮点。

  是他一步一步顺着时间线,越往前走,亮点就从原先的屈指可数逐渐增加。王子奇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已经是数不清的了,所以才会以为,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样的,虽然简单,但不会让人因为单调的颜色而恐惧。

  而现在,他看到周围的亮点开始减少。每减少一点,他就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他就明白,自己在一步一步顺着时间线,越往后走,就越接近他的家。

  最后一个亮点在他所行方向的东北方,而他,正好走到他的起点。

  “面”黯淡着,但并不妨碍韩宇辨认出其中的场景。

  那是一个街舞比赛的舞台,有那么一群人聚在一起,靠着对街舞的热爱在舞台上面挥洒汗水与希望。而他,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胡浩亮。

  韩宇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他觉得酷,原来跳街舞的人里还有这样一个人,让人光是看着,就能由心而发地觉得,跳街舞是这么的令人开心。

  他凭着娇小的身躯穿梭过人潮,小手抓住了那个人的衣角,屛着一口气,说我要和你学跳街舞。

  周围有人调笑,小孩儿却不管,只一味盯着那个人。

  那个人在长久的沉默过后,摸他的头,说好。

  “面”就在此定格。韩宇来到这个世界,看到这第一个“面”后,第一个温柔的亮点在西南方不期然亮了起来。

  此后,常伴左右。


  他把手覆盖在“面”中小孩儿的头上,弧圈荡起。

  “你会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十五年,”他听到自己对那个小孩儿说,“和一个最好的后半生。”

  他往前走了几步,任由黑暗在瞬间侵染视线和他的大脑。



  韩宇醒过来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亮亮在哪”。

  而早已等候多时的胡浩亮在第一时间将他拥抱。

  他的第二句话,说得不利索,胡浩亮听了很久才分辨出来:亮亮,我让你等好久了。

  胡浩亮就想笑。

  韩宇好像瘦了,头发一段时间没打理乱糟糟的,闭着眼睛躺在那的时候,就感觉见到他是上个世纪的事。

  可是他开口叫了胡浩亮的名字,胡浩亮就觉得,这就好像他们刚刚下完课,只在休息间门口打了个盹儿而已。

  胡浩亮细吻他的鼻尖。

  “不久,我才等了你五分钟。”



TBC

=====================

【本来是想前天发的,但是xxxxx真的太好看了我看着看着就忘了【打码是因为怕说是打广告

这里自首一下【土下座

这一章的主题,是关于吃醋和逃离。

1.吃醋

这一部分,我用了昨天宝宝生日会的时候说的梗,没有归属感,没有安全感,所以总有很多朋友围着,一起热闹。


2.逃离

文中的每一个人,都各自逃离过他们的“第四维”。


3.梦和陀螺

这一个设定,是引用的《盗梦空间》。


评论(11)
热度(96)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