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重山

实况/电竞/胖球/街舞
拆逆是大雷。

【亮宇/VZ】逃离第四维2.0[完结]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电梯

完结了,将近5w字,终于可以放出我这篇连载的脑洞来源了,是在微博上看到的一个小短漫来着,戳这里查看短漫

希望每一个人都开心,都珍惜眼前。


Let's go?


  10

  韩宇能正常下床走路距他苏醒已经是三天的事情。

  “其实本不应该这么久的,”韩宇听给他送来食物的吉祥说,“是Zaki比你先从‘胶囊’里出来了,让你呆的那个时光机器一时间没了能源支撑……哦你不知道,我们用能源连接装置,把你的那个机器和另外一台连接起来了,好能共享能源。Zaki就是去启动另外一个机器的那个人。没有了他,你这边的机器就会停止运作了。”

  “幸好你很快也醒了,”吉祥一脸后怕,“要再晚点你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所以王子奇才会出现在那个四维空间里吗?

  韩宇暗暗想着,转眼在吉祥身后看到胡浩亮从盥洗室走出来,问题瞬间被抛到脑后,笑容先话语一步展露。

  “你好啦?”他盘腿坐在床上向胡浩亮招手,“快来吃饭,东西都要冷了。”

  后者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一只手绕过韩宇后颈去捏他右脸,仅轻捏一下就松了力,随意搭在右肩。

  “你早上怎么没放背背佳了?”

  “忘啦,”韩宇吐了下舌头,“再说你不也起来了嘛。”

  “那你以后别再忘了。”

  “说得好像你真能准时起床一样。”

  “可是没有你在旁边放背背佳不习惯啊。”胡浩亮脸上舒展开温柔的笑意,忽略过韩宇微红的害羞脸,看向一直在旁边充当背景板的人,“吉祥?”

  吉祥猛然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呆在这就是个巨大的电灯泡。“那、那什么,你们吃好早饭……不对……是午饭,吃好午饭以后,就直接来实验室吧……”他说话也磕磕绊绊的,边说边瞄了一眼,看到韩宇拿自己两只手去抓住了右边肩膀上的那只,左右小幅度晃着,关节交错间有一下没一下揪了食指和中指把玩。

  不知怎么,他看着都要脸红了。

  韩宇还在一边体贴十足地问他:“你吃了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吉祥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被胡浩亮投射过来的眼神刺激到了,“我、我吃过了……而且也还有一大堆统计工作要做……嗯……”他涨红了脸,“我先走了……你们……你们先吃……”

  话刚一落下,他就夺门而出了,韩宇越看越像是在躲避什么洪水猛兽,疑惑地向胡浩亮发问:“我这么吓人吗?”

  “你不吓人,是他承受能力太弱了。”

  “啊,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听不懂就算了。”胡浩亮转移了话题,“都有什么吃的?”

  一说到吃,韩宇就被迅速带偏:“都是些家常菜啦,我听吉祥说是那个叫苏惠的组长,特地联系了外面的餐馆做的。番茄炒蛋、茄子,啊还有干煸排骨……”

  胡浩亮只勾着嘴角笑。

  ……

  两个人解决了午饭,在前往实验室的路上还碰到了许宸志和李建諠。

  “你去给他们讲实验细节的吗?”

  韩宇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我们早就做过啦。”许宸志冲他眨眼,“可能会不太舒服哦。”

  韩宇才想起来,从身份上来讲,他和许宸志,还有另外几个人都是这次项目的实验对象。和许宸志告别后,他将心中的疑问抛出来:“他们是什么时候醒的?”

  “比你要早很多,”胡浩亮带着他进了电梯,按下“6”,“好像就是X月X号吧。”

  韩宇算了下时间,转而惊诧道:“实验刚开始那天就醒了?”

  他又多想了下。

  “亮亮,你怎么时间记那么清楚。”

  胡浩亮瞥了他一眼,却不回答韩宇的问题。韩宇多懂胡浩亮啊,也不急于在这个时候一味追问,也沉下来不说话了。

  他们将沉默一直保持到打开实验室的门。

  “韩宇,”胡浩亮叫住先走了几步的韩宇,在对方转过头来时开口,“你不要乱跑了。”

  韩宇敏感地察觉到他语气中的异样。

  他噔噔噔跑回到胡浩亮身边,挽住了人的手臂,说:“我不会的。”

  “你就在这了。”他又说。


  今天是韩宇醒后第三天,按照计划,也是要韩宇给科研小组提供他的所见所闻的一天。在实验室里特意辟出的会议室里,韩宇把这几天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都告诉了他们。

  经过其他几个实验对象的叙述,科研小组的人都对那个四维空间可以说十分熟悉了。

  的确可以穿越时间,就像看一部电影,人可以拉到任意时间点观看,但正如无法改变电影走向,在四维空间里,人也同样不能干涉看到的一切。

  韩宇和另几个实验对象不同的点,就是他的四维空间里,闯入了第二个人——王子奇。

  “根据Zaki说的,他进入的四维空间实际上就是你的。”

  “对啦,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韩宇有些苦恼,“而且啊,在我开始试验后面,我还看到了本应该和我无关的内容……”

  “果然还是因为我们后面给两台机器连在一起的那个连接装置吧?”ED看向苏惠。

  苏惠和黄景行互相对视一眼。

  其实王子奇说到他和韩宇共享一个四维空间,并且出现了与韩宇无关的画面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已经被充分地讨论过了。虽然当时大家都普遍相信了这个说法,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疑惑的。现在韩宇再一次认证了这个事情的发生,无疑是把众人心里的天平又往连接装置这一边倾斜了。

  这个会议到了这一步显然是没有必要再开下去了。苏惠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回到各自岗位上去。

  韩宇拦住最后一个走的黄景行:“王子奇呢?”

  说来也巧,从那个世界离开以后,他就再没和王子奇碰到过。韩宇躺在床上三天,除了胡浩亮,想的最多的,就是王子奇和杨文昊的事。

  他实在是好奇极了——好歹王子奇还跟他说过谢谢,难道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两个人的后续吗。

  但黄景行却有些讶异,“你没跟他说吗?”他看了眼韩宇身后的胡浩亮,然后对韩宇说,“他已经走了。”

  韩宇一愣:“什么?”

  “就是退组了。”

  “那那那,”韩宇急忙追问,“那个……杨文昊呢?”

  “也走了呗,”黄景行无奈地摇头笑,“跟子奇一起走的,两个人迟早得有这么一次,说开了就好了。”

  韩宇手往后探,不出意外被另一只手握住了手腕,然后往下伸,十指相扣。

  他的心头冒出丝丝甜意。“嗯,”肯定地点头,“两个人果然还是要沟通才行。”


  王子奇跟组里的人论述完所有细节以后,单独叫住了苏惠和黄景行,说自己想退组了。苏惠十分惊讶,一连串的问题问出口砸向王子奇。

  相比较于苏惠,黄景行的反应就显得淡定许多,他一直站在一边但笑不语,又有几分了然。

  黄景行把他送到房间门口。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走?”王子奇问他。

  黄景行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说了句话,看似风马牛不相及:“杨文昊也会跟着你走的。”

  “我知道。”王子奇却听懂了,他笑着点头。

  黄景行也不再多说什么,给了王子奇一个拥抱后便转身走了。

  他们两个人已经认识多年,很多话都已经不必宣之于口了。王子奇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蓦地想到,当年还是黄景行牵的线,他才认识了杨文昊,也是因为黄景行,他才与杨文昊逐渐熟悉起来,甚至经他鼓励,有了The soul。

  王子奇用指纹把房间门解锁,打开门的时候还在想些有的没的。等关上门走到床边,才发现床上躺着个人,被子被任性地纠缠成一团盘在上半身,脸被牢实地捂住。

  王子奇蹲下来,把这个人的脸从被褥中扒拉出来,眉头紧皱,眼睛闭着更衬出睫毛的长。或许是没了东西遮挡,眉毛稍稍舒展开了。

  “你也不嫌闷。”他小声吐槽,笑了下,从衣袖中探出一根手指头,指尖在空中暗暗描绘人的面部轮廓。

  “等着吧杨文昊,”王子奇轻声,“我们的路还长着。”

  他绕到床的另一侧,按了个按钮,窗帘彻底闭实了,房间瞬间陷入黑暗。在伸手不见五指之中,王子奇摸索着爬上了床,也闭上了眼。

  其实经过这几天的休息,他要睡也已经睡够了。但或许是潜意识里杨文昊在一边安静睡着带来的安全感,他全身心都彻底放松下来,让他很快进入了浅睡阶段。

  朦胧的梦境里什么都有。

  他梦到黄景行口中常提起的那个学弟有着需要自己微微仰头的身高。

  梦到在课业间隙他们会跑到艺术系学生用的舞房跳舞,跳得大汗淋漓回到实验室,对着The soul的研究项目争论。

  梦到那届全国科技大赛The soul最后一个出场的场景,杨文昊紧张得不行,他便给杨文昊指观众席第一排的那对同性情侣,讨论是不是闹了别扭。

  还梦到几个月前的集训营,刺人的荷尔蒙溅开悬崖上的花,旅人觊觎却又怕失足跌落到粉身碎骨,所以步步如履薄冰。

  最后竟又梦到那对同性情侣,在夏日沁凉的树下,伴着浓烈的食物香味相互拥抱,满面湿润的那位兀地抬起头,那双眼睛穿过了重重时空的障碍,直直望进了他的心里。

  不发一言,又好像什么话都已经说了。


  王子奇走的那天,正好传来韩宇有了苏醒意识的消息。

  杨文昊问他要不要看过韩宇再走。

  王子奇摇头说不用了,但脸上还是带着笑进了电梯,杨文昊皱了皱眉。

  “你和韩宇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不管,”他跟了上去,“但是他和胡浩亮是分不开的你知道吗。”

  王子奇斜睨他一眼:“你怎么这么酸。”

  杨文昊一哽,一时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索性承认了:“我就是在吃醋呗。”他愤愤道,“不过说真的啊,如果人与人之间都有什么东西连接着的话,他们两个人就是被拷了锁,那钥匙都已经扔海里去了……”

  王子奇想了一会儿。“那我和你呢,”他看向怔愣的杨文昊,语气轻松,“我和你是靠什么连着的?”

  杨文昊犹犹豫豫:“就……也是锁?”

  王子奇走出电梯,骤然停住,转身,腾出一只手来递到跟在他身后的杨文昊面前,掌中空无一物。

  杨文昊有些懵了。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的钥匙呢?”

  他们已到了实验楼一层,周围的走廊每过一百米就会有一个特警把手,每隔十分钟就会有两个人的特警小组过来巡视。

  杨文昊想起来,在集训营的时候,他们就曾经设想过一个这样的地方,有足够的安全保障,有一个精英组成的科研团队,而只要入住进去,就会有无限动力和热情,为科学献上生命中珍贵的每一分每一秒。

  他们曾因为理念不同而爆发过争吵,那次争吵的结果就是杨文昊离开时间机器研发小组。杨文昊走之前放下狠话说他再也不会踏入这地方半步,他也以为自己是真的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

  可到底他还是回来了,还一直呆到实验结束的那一天。

  王子奇说他要退组,是杨文昊所意想不到的。因为在那一次争吵中,王子奇就已经斩钉截铁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誓要把剩下有所余力的人生都放在实验室里去。

  对此王子奇没有跟他说更多,反倒是苏惠跟杨文昊念叨过,说子奇想在实验成功后就回家。

  回家,回的是哪个家?

  苏惠不清楚,杨文昊更是无从知晓。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期间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让王子奇改变了他的想法。

  而现在,王子奇伸出一只手,向杨文昊,在他们曾一起梦想建成的地方。

  杨文昊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了那是一个怎样的家。

  他抿嘴,一只手往前,紧握住那只因为沉默太过长久而有些颤抖的手。

  “钥匙被我吞了,你要想拿到,得让我死了先。”

  他把话说得太绝,但王子奇淡淡地笑,笑意直达眼底。



  韩宇和胡浩亮很快回到了他们的住所。

  听闻韩宇回归,病也好了,他的很多朋友都过来看他。如此这般,几乎要把家门踩烂了人才少起来,而这也已经是两周以后的事了。

  在一个终于无人来访的下午,韩宇整个人都倚在了胡浩亮身上,一边哼哼着说自己腰也酸腿也疼,一边还在低头刷着网络上的消息。

  知道这个人只是嘴巴上撒撒娇,胡浩亮也漫不经心地揉捏韩宇的小腿。

  “啊,”韩宇突然叫出了声,“你看这个,”他把自己端脑上显示的内容共享给胡浩亮。

  原来,在韩宇醒后一个月,科研小组的公众社交账号终于发布了一条新的推送。

  推送内容很简单,主要有两点。一个是宣布了时光机器实验的失败——一个实验对象的死亡,就说明如今时光机器的不成熟。第二点就是组内人员会倾尽全力对该项技术进行升级和优化。

  “祝他们好运吧,”韩宇嘟囔着,往下滑动看这个账号的历史消息,看到一条推送,“今天,21XX年X月X日,一位志愿者不幸在时光机器的实验项目中牺牲……这说的就是于中了吧?其实他人还挺好的。唉,希望下次这种有人死了的事就不要再发生了。”

  他再往下翻看,就是宣布已经召集到五位志愿者的消息了。剩下的也没什么意思,索性就把界面关了。

  这么一弄,他倒想起了一件事,抬头询问胡浩亮:“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的?”

  韩宇的身高并不比胡浩亮矮,甚至还高了点,但每次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他总会不自觉地把自己调到低于胡浩亮的位置。从胡浩亮的视角看,韩宇睁着略微细长的眼眸子仰头,尤其是当那双眼睛全因胡浩亮亮着光的时候,真的是可爱过分了,总让人按耐不住要把他好生蹂躏一番。

  胡浩亮这么想,也这么做了,微微低一下头就把人那唇形姣好的唇瓣轻轻衔住,舌头舔舐几下,然后登堂入室,将那嘴中残余的食物香味都搜刮一空,最后再给颗甜枣一样的安慰,温柔缠绵。

  韩宇仰着头被迫接吻,时间久了脖颈有些受不住,再不舍也还是唔唔着逃离温柔的“桎梏”,手握成拳要打,被更为宽厚的手掌包住。

  “我问你呢,”他瞪了胡浩亮一眼,不出五秒就破了功,笑嘻嘻地,“你别扯开话题啊……我是真的想知道。”

  “你记得X月X日这天吧,”胡浩亮还是开口了,韩宇忙点头,他继续道,“就是这一天,我看到那条说有人死了的消息。而刚好,在你不见了的第三天,我就在你以前用的端脑里找到了你给科研小组发的邮件——个人邮件往来都会在端脑里同步你记得吧?”

  韩宇脸上没了笑,原本要问出口的“你既然早就知道我在哪为什么不来找我”也卡在了喉咙里。

  当一个人被获知他的爱人或许就是那个死亡了的人时,心里该是多么的惶惑不安?

  他沉默地抽出手,然后双臂环上去将胡浩亮抱紧。

  其实他也没有那个权利去质问胡浩亮为什么不早点到那个实验室的,不是吗?

  是韩宇一开始就搞混了现实和梦境,是韩宇自以为深情款款地跑去当什么志愿者说要找回胡浩亮,是韩宇自己,让胡浩亮等了那么久。

  什么五分钟——

  分明是分分秒都当成了一年又一年的过,每一秒都像赤足走在了钢针板上。

  而此时他所想的那个人正摸着他的后脑勺。“韩小宇你怎么回事,”胡浩亮调侃着,“动不动就要哭?”

  韩宇鼻子一酸,忍不住把脸往人怀里埋得更深,同时闷闷的声音传出来:“我在那里面的时候,总能看到你。”

  “是么,那挺好的。”

  “但都不是你。”

  胡浩亮微微笑:“所以你回来了啊,我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对,”韩宇睁着已经有些红肿的眼和他对视,“回来的路真的好长,所以你别不要我。”

  韩宇想了想,那时王子奇让自己清醒过来回归现实的时候,为什么他要百般犹豫呢?

  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

  他信誓旦旦道不管是好还是坏都要一起面对,实则还是揣着丝丝忐忑。他怕胡浩亮等了太久,已经没有耐心再去等了,怕他会不要自己了。

  说到底,还是该死的安全感在作祟。

  而胡浩亮对他说五分钟而已。听在韩宇耳朵里,意味着,还会有更多的五分钟。

  正如而今胡浩亮说他的等待是值得的,韩宇就知道,胡浩亮将会耗尽剩下所有的时间,给予他不断的安全感。

  “亮亮。”

  “嗯?”

  “你曾经送过我一条项链,记得吧?”

  “记得,上面有刻字的那条,对吗?”

  韩宇通过窗户,看到远方西下的太阳烧了起来。

  “上面的字是,”他缓缓道,“Home is where you are。”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第四维。”

  “什么?”

  “这个第四维就像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一个缺点,”晨光熹微,王子奇说着就缩了下身子,杨文昊从背后帐篷里找出一件厚外套给他披上,接着说,“但不能因为这个缺点就不走了,总归还是要看到更多自己身上的优点,回到现实里来的。”

  “所以要逃离,就跟你和韩宇一样?”

  王子奇动了动手指,有另一只干燥的手迅速将其握住。

  “对。”

  他看到天边开始逐渐亮起来,笑着。

  “回到现实,就跟你和胡浩亮一样的现实。”



END

====================

这其实就是一个互帮互助的故事,写到最后,也成为了一个逃离“第四维”的故事。

Zaki帮助宝宝,宝宝帮助Zaki。

攻组……攻组就是唠嗑吧【喂

完结啦,之后可能长时间都不会再写连载了,好累,从脖子开始顺着脊椎往下那一大块都是酸疼的,睡觉都不舒服【。

但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喜欢这种结局。

我从4.22开始创建新文档,到今天6.4,,写了一个月多。这么长的时间,真的感谢大家支持了。

谢谢。



评论(28)
热度(124)

© 小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